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武俠 > 仗劍弒天下

                                              更新時間:2021-09-23 15:09:15

                                              仗劍弒天下

                                              仗劍弒天下 滌綸螺絲 著

                                              連載中 李玉京關云龍 宮斗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寶寶小說 修真小說

                                              精選熱書《仗劍弒天下》是來自滌綸螺絲最新創作的武俠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李玉京關云龍,本書考據嚴謹,細節翔實,全文講述一場滅門帶來的復仇屠殺;一個轟動江湖的傳奇秘寶;一代武林新起的各路梟雄;一卷混亂終結的話外江湖。

                                              精彩章節試讀:

                                              天雷滾滾!

                                              眾神赤怒化為重雷!狂龍暴怒降予重雷!

                                              重重天雷!重重天雷碾過天空!

                                              黑色的天空!黑空!

                                              黑空中和著天雷下著鋼針一般的暴雨!

                                              暴雨洗刷著陰柳森桐的街!

                                              一道炸雷炸亮了這一條街,這一條街上竟還站著一個人!

                                              這樣的雷,這樣的雨,這樣的夜,為何還有一個人?

                                              黑色的夜行衣,黑色的吞口短劍,黑色的眼睛中似乎能夠在這重雷暴雨的夜色中放出黑色的閃電!

                                              也許這目中的閃電就能夠告訴你,如果在這樣的夜中還有人的話,也只能是他了!

                                              炸雷過后,雨幕合上整個長街。

                                              凄冷的夜此時春季雖已經來臨,但冬日的寒冷還依然在這樣不尋常的雷暴之夜里深入人心。

                                              長街在黑暗中承托著這些如同鋼針一般的暴雨傾斜而下,黑色的夜行人也一樣承受著這些仿佛是來自上天的萬箭齊發!

                                              又是一道炸雷!

                                              炸雷降世!

                                              刺眼的火花與炸耳的爆炸聲中,夜行人不遠處的一顆梧桐樹被這天雷攔腰炸斷!

                                              水中的火!

                                              黑空下的烈焰!

                                              雷暴雨的天火炸在夜行人的身旁,此時的夜行人卻恰恰還是那樣站在原地,不躲雨還就罷了,不躲雷,只因他不畏天!

                                              “吱呀”一聲。

                                              在這樣的重重天雷之中,在這樣的暴雨之下,即使你站在夜行人對面朝著他大聲喊話他都不一定能夠聽清。更何況是他這樣連天雷都不躲的人,即使聽到了他也不會搭理你。

                                              但是這一聲“吱呀”卻仿佛深深地吸引著他,因為此時他已經轉身,轉身朝向那個在雷雨夜中打開木門的方向!

                                              夜行人身后雷火滾滾!夜行人身前的木門里面并不比這黑空明亮!

                                              活在黑暗中的人是不是不需要火光?

                                              一陣狂風出來,將那天火吹滅,此時的長街更加的黑暗。

                                              又是一道炸雷,照亮了長街的一瞬間也照亮了打開的木門里面同樣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有一些佝僂,像是掉在街上被往來的駿馬踩上一腳的破燈籠。

                                              “沒想到你還是來了?!?/p>

                                              門里面的人聲音嘶啞,就像是那老舊木門被推開時的那一聲“吱呀”。

                                              夜行人沒有說話,但是他卻緩慢的走向了那木門,當然也走向了那個佝僂的人。

                                              “沒想到五年這么快就過去了,沒想到你也還記得我。是啊,你又怎么會不記得呢?還是那個月份,還是那一天,連時辰都不變,甚至這滾滾的天雷都跟那一夜一模一樣?!?/p>

                                              開門的人自言自語道,任由狂風將針一般的暴雨吹到他的臉上。

                                              又是一道炸雷,閃亮的那一刻,夜行人已經站在了他面前。

                                              準確的說是站在他的額頭前。因為那人身形已經佝僂,夜行人藏在黑色面罩下的臉只能對著那人沒有多少頭發的頭頂。

                                              沒有多少頭發,剩下的頭發也都變得花白。

                                              一個老頭而已,一個敢在這樣的夜里開門的老頭。

                                              “能不能讓我在我的家里死去?我就這樣一個要求,你看我現在也有了家,能不能滿足我這唯一的一個愿望?”

                                              這人說著,向屋里指了指,那里只有一張破木桌子和一個板凳。桌子后面的黑暗中隱隱中有一個人的鼻息,原來那黑暗中還有一張床。

                                              夜行人沒有說話,因為此時又是一道炸雷照亮了這開門人的臉。

                                              一張布滿了皺紋的臉,一張承受了太多痛苦的臉。溝壑縱橫,滿臉歲月與刀劍的傷痕。有時候是不是歲月留下來的傷痕更讓人無奈?

                                              “你看,像我這樣的人也找不到什么老婆,所以我就把這條街上快要死了的一個女人帶到了家中,她全身癱瘓了,全靠我才活到了現在。我不想從她那里得到什么,我只是想要一個家?!?/p>

                                              “我三十歲的時候沒有走上**,跟著那一群奸邪之輩滅了你家滿門,那時候你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因為在你師父那里學武所以逃過了那一劫。沒有幾天你師父就找到了我們,那時我們才知道自己惹上了大禍。但是你師父沒有殺了我們,而是給了我們五年時間,他說五年之后你就會來找我們,自己把仇恨抹殺。沒想到五年一晃就過去了?!?/p>

                                              三十歲!

                                              此人五年前才三十歲,但是現在看起來竟然像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究竟是什么讓他變得如此的蒼老?

                                              “消息在江湖上傳的很快,所以很快就沒有人敢跟我們沾染上關系,連原來雇我們殺你全家的人都不再與我們來往了。所以沒有三年,老三與老五就因為縱酒過度死在了窮鄉僻壤之中。王二與趙四也在后來的一個月內就被不知道什么組織暗殺了。小七和老大還活著,但是我們互相之間也失去了聯絡。從那時候起我終日惶恐,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死?!?/p>

                                              “后來在這個小村子里我做了乞丐,頭發也白了,臉上也花了,一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這個屋子里的老頭死了,我才住進了這個屋,并且把街上的這個女人搬了進來。這里就算是我的家了。其實做了這么多壞事,現在想想能落得這樣的下場也不算太壞,至少我還有個家?!?/p>

                                              “唉!沒想到我這曾經叱咤江湖的鬼子六今天竟然真的要變成鬼了。但是說句實話,后來的這一年里真的是我這一生過的最安穩的日子,因為我已經不在乎生死了,反而覺得這樣的日子真的不錯。江湖什么的,都比不上我這身邊不能動的女人,和這一間不能遮風避雨的破木屋?!?/p>

                                              鬼子六,這人原來是江湖上惡名累累的七惡人之一的鬼子六。曾經他們七惡人走到哪里都是讓人又驚又怕,無論是燒殺搶掠都是他們的拿手好活,而且就因為他們七個人論武功還都稱得上是高手,所以江湖上哪個幫派都怕惹上他們的麻煩,而同樣因為他們惡貫滿盈,江湖上的那些旁門左道、黑暗勢力還都喜歡與他們結交。

                                              六七年前他們常在江南一帶活動,那時候他們七惡人走在街上真可謂是橫行霸道,無惡不作。多少名門子弟為了懲奸除惡死在了他們手中,又有多少狐朋狗黨和他們一起霸占著幾條街的齷齪生意!

                                              鬼子六還暴露在風雨之中,他的身形在不斷的天雷中變得更加矮小,當然在夜行人精壯的身體面前,他那發抖的佝僂的身體又顯得是多么的可憎!

                                              他哆嗦著身體,在另一道天雷刺眼的閃光中看著眼前的夜行人。

                                              他要他起頭才能看到比他高出來的一頭的夜行人,但是他知道曾經他橫行在江湖上的時候其實是跟夜行人一樣高的,有可能還要高出一點。但是現在他連抬頭都很吃力,因為他做的不是人應該做出來的事情,所以他本就不應該過人過的生活。

                                              人如果四肢在地上爬行的話,真的不如一些狗高大威猛。

                                              “老大和小七是不是已經被你殺死了?我有預感,我是活到最后的,但是能不能告訴我他們活的怎么樣?”

                                              夜行人沒有說話。

                                              “能不能讓我進屋,坐著椅子,背對著我的女人之后再把我殺了?”

                                              “沒有事的,即使是你不來,我不死,她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因為她好像得病了,也許明天早上她根本就醒不過來。但是我想死在她身邊,還不讓她知道我已經死了?!?/p>

                                              夜行人還是沒有說話。

                                              但是夜行人卻動了,這么長時間他終于動了。

                                              夜行人走進屋,走到了那一張床前,他看到的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女人。這女人不算難看,但是現在從這女人的鼻息中已經區分不出她是睡著了還是昏迷了。

                                              夜行人看了看四周,這屋里真的是空無一物。他只好拿起桌子旁的那一張椅子,按在女人的咽喉處,一使勁,只聽得“咔嚓”一聲,一絲血便從那女人嘴角里流了出來。

                                              “咔嚓!”一聲炸雷,整條街爆炸一般的明亮。

                                              明亮過后,夜行人又站在了鬼子六面前,就好像夜行人根本就沒有進屋,根本就沒有殺了那女人一樣。

                                              “為什么?為什么要殺了她?”

                                              鬼子六跪在了地上,臉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但是他嘶啞的聲音已經變得含糊不清。

                                              因為鬼子六跪下了,所以他與夜行人腳的距離也就很近了。

                                              夜行人往后對了一步,就好像是怕鬼子六弄臟了他已經被暴雨與污泥弄臟了的鞋一樣。

                                              “你只是在折磨我,你是在折磨我??!”鬼子六說著竟然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他真的站了起來,因為此時他竟然跟夜行人一樣高,仔細看甚至還比夜行人高了一點。

                                              “也許這是我第一次為了真正對的事拼命!你殺我可以,但是她是無辜的!你這個殺人狂魔!你以為復仇就是正義嗎?你與我們又有什么區別?我要跟你拼命!”

                                              鬼子六說著,伸開大手朝夜行人面門抓去,原來的武功雖然落下了,但是根基還在。這一抓雖比不上武林高手,但是也要比普通人強的。

                                              “咔嚓!”

                                              又是一道炸雷!

                                              夜行人已經走了,走在這條街上,走到了原來被天雷炸斷了的梧桐樹旁邊。

                                              鬼子六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動作,充滿了勁力的大手剛要做出抓人的動作。但是一陣風吹來,他的腦袋晃動了一下,突然在又一聲炸雷中,他的腦袋竟然飛了起來!因為他的脖子中的血將他的腦袋頂了起來!

                                              三米!血噴了三米高,頭顱才落下!

                                              猜你喜歡

                                              1. 宮斗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寶寶小說
                                              4. 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仗劍弒天下或者回復書號c871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