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仙俠 > 鐵血少年雙龍會

                                              更新時間:2021-11-17 10:07:30

                                              鐵血少年雙龍會

                                              鐵血少年雙龍會 舍錢書聲 著

                                              連載中 吳霜霜唐展白 軍婚小說 神話小說 戀愛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專為書荒朋友們帶來的鐵血少年雙龍會主要是描寫吳霜霜唐展白之間一系列的故事,作者舍錢書聲通過對人物情感沖突的描寫不斷拓展劇情,受到讀者一致好評。少年都有江湖夢,仗劍縱橫逍遙行?;厥滓咽菙凳d,江湖記憶錄書中。

                                              精彩章節試讀:

                                              夕陽的余暉下,一個相貌平平的青衣男人在大道旁的巨石上,以佛祖涅槃的姿勢側臥著,微微瞇著眼睛欣賞著斜陽的景色,輕輕的嘆了口氣低語道:“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還是盡快入城找家客棧住下吧?!闭f著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雙指放在口中打了個唿哨,隨著口哨聲響起,遠處樹林邊草地上吃草的黑馬仰起頭,打了個響鼻,緩步向大道旁的巨石走來。青衣男人看黑馬走到巨石下,笑嘻嘻地說:“烏鴉,你是吃飽喝足了,我可是餓的前心貼后心了。人家的馬都是任勞任怨,你可到好,餓了就不干活,伺候你跟伺候大爺似的。吃飽喝足了,咱們繼續趕路吧?!闭f完一個小跳,朝著馬鞍上落去。

                                              就在這時,黑馬向前一躥,兩條后腿猛的向半空中的青衣男人踹去。男人毫不驚慌的凌空踹出兩腳,結結實實的與馬蹄撞在一起,嘭嘭兩聲響后,黑馬四蹄蹬開在大道上飛奔起來。男人被自己的馬踢了兩腳,猛的向后飄了出去,隨手一抖袍袖,黑光一閃,一條漆黑的鞭子纏在了巨石的凸起上,青衣男人手臂使勁一拉,凌空倒飛出去的身體瞬間停滯,猛的向前射了出去,電光火石間越過了巨石,黑鞭一甩,纏在馬鞍上,又一個起落后,眼看青衣男人就要落在馬背上,黑馬猛的向斜前方躥去,凌空落下的男人猛的伸手一抓,緊緊的扣住馬鞍,一條腿掛在馬身上,整個人貼在馬肚子側面,緩了口氣,使勁一翻身終于坐在了馬鞍上,青衣男人的腳還在試圖找亂晃的馬鐙時,黑馬猛的停下,由于慣性太大,青衣男人抓著馬鞍的手還是松開了,整個人臉朝前叫喊著飛了出去。接近地面時,雙掌像貓奔跑似的往地上一刨,整個人往前又躍出一兩米,借著雙掌推地的反作用力,上身抬了起來,終于回復了凌空站立的姿勢。雙腳接觸地面后慣性的往前跑了幾步,“哎呀”一聲撲倒在地上。塵埃落定后,青衣男人看看腳下的牛屎說:“唉!想不到我一世英名居然毀在這坨屎上?!?/p>

                                              青衣男人站起來,拍拍渾身的塵土,使勁兒蹭著鞋底的牛屎,邊走向黑馬邊恨恨說:“臭烏鴉,訓練你一身本事是防止你被別人騎的,不是讓你耍我玩的?!焙隈R低下頭用臉蹭蹭男人的身體,像是孩子撒嬌一樣,青衣男人口氣一軟說:“唯女子與馬人難養也。我知道這幾天出去辦事你看不到我,生我氣了,所以才故意跟我找別扭的。這也不能賴我啊。你不是人,不理解我的種種無奈與苦衷??!”說著翻身上馬,向大道盡頭不緊不慢的跑了下去。

                                              太陽剛剛落山,城門即將關閉的時候,一個白衣男人進入了小城,守城的官軍只是隨意的看了看一步三搖的男人,又看了看布告欄里的通緝犯,覺得沒有什么相似之處,只是覺得這個白衣男人樣貌普通,可神態很是從容,可能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公子,也就沒有特意盤查詢問。

                                              白衣男人在小城的主道上緩步前行著,來到一間挑著酒幌的木結構小樓前,門口跑出一個長相英俊的小跑堂客氣的詢問道:“客官,您是打尖???還是住店???”

                                              白衣男人干咳了一聲說:“吃面!”

                                              小跑堂目光閃爍了一下說:“吃面,您可找對了,周邊的老百姓都知道我們同福老店各種面食很有特色,就是不知道您想吃什么面?”

                                              白衣男人毫不遲疑的說:“給我來一個不看僧面看佛面,順便燙上一壺九月九的宮廷玉液酒?!?/p>

                                              小跑堂點點頭說:“那您還要點幾個小菜下酒吧?”

                                              白衣男人隨口說:“給我來一份熊象一掌定乾坤,再來一個金睛猴頭會蛟龍,最后來一個八仙過海湯,噢~對了,你們家的群英薈萃做的很好,上一盤解解油膩?!?/p>

                                              小跑堂笑呵呵地說:“哎呦,客官這么了解我們家特色,原來還是老主顧上門了。那您里面請?!彪S后轉身邊往里走邊喊道:“天字三號房本店老客一位?!币I著白衣男人走上了三樓靠走廊最里面的一個房間,等男人坐好后恭敬地說:“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給您沏壺茶,順便給您把菜點了?!彪S手帶上門快步向樓下走去。

                                              白衣男人坐在主位上,環視著房間內雅致的擺設微笑的嘟囔道:“什么破切口??!也不知道誰想出來的?!边^了不一會兒房門被輕輕敲響,男人隨口說:“請進!”

                                              房門打開后,魚貫而入三男四女,英俊的小跑堂看門關嚴后抱拳道:“同福堂弟子妙手空空唐展白參見乾坤堂龍頭八層長老?!彪S后指了指身后一位風韻猶存的美婦人說:“這位是同福堂七俠鎮分堂堂主風四娘玉桐香?!比缓笠来谓榻B道:“這個胖廚子是不吃人頭姜大嘴,賬房先生打扮的是口若利劍呂溫侯,女仆打扮的是出水芙蓉郭翠平,丫鬟裝扮的是我師妹無雙妙手吳霜霜,小姑娘是三寸仙姑莫華衫實際已經快三十歲了。七俠分堂除了我們幾個核心人員之外,還有外務組的笑面捕頭高邢,三舅姥爺燕六,弱大蟲茅孩兒,風流員外洪建軍,黑鐵塔周大,寡婦刀于慧蘭,上面有人范大媽,雙子星姬有病姬有命......”

                                              白衣男人揮手打斷道:“打??!我不是來查你們分堂花名冊的?!?/p>

                                              風四娘玉桐香媚笑道:“額們七俠鎮這么偏僻的分堂很少有五層以上的長老來巡視,這個臭賊也是一時興奮,還望這位小長老體諒?!?/p>

                                              白衣男人回應了一個歪嘴壞笑說:“風四娘果然名不虛傳,雖然半點武功不會,可是分堂讓你治理的井井有條,大家以你為中心總堂的下派的任務都很好的完成了。你跟這個臭賊的***也是禿子腦袋上的虱子明擺著了,我看抓緊辦了吧。免得什么時候天下第一女神捕展二小姐找上門來,把這個臭賊弄走了?!?/p>

                                              風四娘看了看唐展白嫵媚一笑說:“看來你和展女俠的這點破事江湖上是人盡皆知??!晚上大廳風硬記得多拿床被子?!笨戳丝葱∨芴镁狡鹊谋砬?,正色的對白衣男人說:“自從乾坤堂老龍頭蕭聲劍影劉風正老劍客金盆洗手退隱江湖后,跟琴音追魂叟楊曲長老浪跡天涯,總堂一直沒有公告誰接位乾坤堂龍頭。不知道這位小長老怎么稱呼?可帶了乾坤堂龍頭信物?”

                                              白衣男人笑了笑說:“看來風四娘還是很警覺的,雖然暗號切口都對上來,多少對我的身份還是有懷疑的。這事也不怪你,是我跟總堂主商量后這樣決定的。乾坤堂龍頭今后就會隱身在暗處,作為最后的殺手锏。而我現在的樣子也是易容后的,至于我的真實樣貌永遠會是個迷。這招也是跟總堂主學的?!彪S后從懷里掏出一面古色古香的小銅鏡,背面朝著眾人一亮,八卦圖案中的“乾”“坤”兩個方位尤為閃亮,更奇特的是八卦中心的位置雕刻著四個字“乾坤一擲”。

                                              風四娘等眾人單膝跪地抱拳行禮道:“果然是乾坤堂龍頭信物乾坤鏡,我等禮數不周之處還請公子海涵。不知道您駕臨這窮鄉僻壤有何貴干?需要同福堂七俠鎮分堂怎樣配合?還請明示?!?/p>

                                              白衣男人伸手示意說:“各位不必多禮,都隨意一些。我只是趕路晚上途徑七俠鎮,所以來你們分堂借宿一夜?!鳖D了一下說:“另外還有兩件事,想看看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消息?!笨幢娙司窦械穆犞α诵φf:“據說總堂追查的青衣黑馬男人最近在關中出現過,總堂丟失的辟邪寶典必須盡快追回,我途徑此處順便查訪一下?!?/p>

                                              風四娘、妙手空空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由唐展白回答道:“弟子穿梭于各色人群中,官私兩面都沒有聽到這個通緝犯的消息,外務組笑面捕頭高邢等人也是明察暗訪,所有疑似人員都已排除可能性。我覺得這個盜寶賊不太會來七俠鎮如此偏遠所在?!?/p>

                                              白衣男人點點頭說:“天下有太多穿青衣騎黑馬的人了,也許只是個普通人?!毖凵裰虚W過一絲難以形容的光彩后說:“另外就是你們可有去往石之海船票的線索了?”

                                              眾人難掩興奮的神情,隨后紛紛失望的搖搖頭表示沒有線索,沉默了一會兒唐展白說:“石之海真的存在嗎?屬下自幼行走江湖,根本沒聽說過還有這樣的地方。有幸加入同福堂才聽說這樣的消息。至于船票到底是個什么樣,連個畫影圖形都沒有,我們自然狗咬刺猬無從下嘴啊?!?/p>

                                              白衣男人嘆了口氣說:“也是難為你們了,石之海是真實存在的,總堂至寶辟邪寶典就是老堂主從石之海外圍找到的。至于迷宮的核心地帶還沒有走到,時間就用完了,不得不逃命似的退了出來。否則這批江湖高手都將喪命石之海了。所謂的船票也沒有一定之規,每次都會用不同的信物作為登船憑證。不過所謂的船票也都是石之海放出來的幾件稀有寶物,所以江湖各大幫派都在盡可能的收集世間罕有之物,剩下就要看看機緣了。有些人收到了寶物,也沒有參透其中玄機的智慧,白白的錯過登陸石之海的機會。比如當年的參謀將軍谷穿腸,就是因為失手打碎了琉璃盞,才發現了碎片內層的石之海邀請信息,被氣的嘔出幾十兩血活活悔死的?!?/p>

                                              妙手空空唐展白嘆息著說:“唉~琉璃盞這等稀世珍寶,誰能想到里面還有夾層,誰又舍得砸碎了檢驗。如果猜測失誤什么都沒有發現,恐怕也要被氣的吐血身亡了。我們雖然也收集了一些寶物,可離稀世珍寶還有很大距離,一會兒可以拿給公子鑒別下,看看有沒有什么玄機?!?/p>

                                              白衣男人點點頭說:“隨便給我上幾個菜,晚上給我安排一間房就可以了。你們各自去忙吧。就當我不存在,沒事都下去吧?!北娙诵卸Y后魚貫而出。白衣男人看房門緊閉后笑了笑說:“白蛇郎君的石之?,F世,不知道又要給江湖造成多少腥風血雨啊?!?/p>

                                              沒過多久,桌上擺了四菜一湯,風四娘歉意地說:“公子見諒,我們也是按總堂規矩辦事,您的級別和用餐人數這頓飯是最高上限了。執法堂戒律森嚴,萬一哪個食客是執法堂弟子,我們不按規矩辦事都要受罰的?!?/p>

                                              白衣男子擺擺手說:“不礙的。我練功剛過辟谷期,恢復飲食也吃不下什么,隨便吃一些就要打坐休息了。盡量給我安排個肅靜的房間?!?/p>

                                              風四娘恭敬地說:“已經給您安排好了。郭翠平和吳霜霜剛把東跨院的房間收拾干凈了,那里跟主樓有段距離很是安靜,每晚都有人輪流值守,一定保證您不受打擾。另外我們收集的幾件寶物都放在房間里了,您吃完飯后可以回放查看。沒什么事我就退下了?!?/p>

                                              白衣男子點點頭,瞇起眼睛看了看風四娘轉身而出妖嬈的曲線,歪嘴笑了笑,低頭開始吃飯。用餐過后被唐展白引領到東跨院房間休息。白衣男人把玩著桌上各種寶物笑笑說:“皆是凡夫心頭物,貪念不去毀自身。病榻歸天夢一世,萬般虛空笑煞人?!?/p>

                                              門外有個清脆的女聲說:“好詩。尤其是那句病榻歸天夢一世的夢字。想不到新任乾坤堂龍頭還是個才子。我可以進來嗎?”

                                              白衣男子饒有興趣地問:“你是?”

                                              門外清脆地女聲說:“弟子是唐展白的師妹無雙妙手吳霜霜,剛才清點密室寶物時在角落里遺漏了一個叫不出名的東西,特意拿給公子看看?!?/p>

                                              白衣男子摸著鼻翼說:“門沒有鎖,你進來吧?!彪S著木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條曼妙的身影游魚般的劃了進來,動作輕快的好像一只貍貓,眨眼間門又關上了,吳霜霜俏生生的站在門內,手里托著一個小盒子。白衣男人笑了笑說:“姑娘的輕功果然了得,只是點穴的功夫還沒練成,手指長度還是有些差異的。你師兄的三十六路菊花點穴手已經小成,不過跟我的靈乾一指比,還是差了不少功力的?!?/p>

                                              吳霜霜靦腆一笑說:“公子是乾坤堂龍頭,必然是苦修了本堂上乘武學,靈乾一指這門功夫我也只是聽說過,據說大成后十米內可以用勁氣點穴,能與大李莊黃家的走脈神刀一較短長。想不到公子還是個文武全才?!闭f著低頭走到桌邊,把手里的錦盒遞了過去。

                                              白衣男子禮貌地說:“霜霜姑娘,你把盒子放桌上吧。男女授受不親,你這個年紀我這個歲數,有會說的不會聽的跳到黃河洗不清,舌頭根底下壓死人,我得顧全這個?!闭f著在自己臉上拍了拍。

                                              吳霜霜噗嗤一笑說:“公子真是詼諧,跟京城有個不入流的說唱藝人組織頭目頗有些神似?!闭f著把錦盒放在了桌上。

                                              白衣男人也笑了笑說:“不值一提?!笨戳丝村\盒沒有動手查閱的意思,隨口說:“霜霜姑娘還有事嗎?”

                                              吳霜霜輕咬著下唇猶豫片刻說:“公子,我有一事相求,不知當講不當講?!?/p>

                                              白衣男子隨意地說:“不當講?!笨磳γ娴拿琅荒樖纳袂槔^續說:“跟你開玩笑的。你說吧?!?/p>

                                              吳霜霜鼓著腮幫說:“你可是乾坤堂龍頭,這么跟下屬開玩笑,是不是可以叫為老不尊???”

                                              白衣男子摸著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說:“我也不算老??!”看對面女人氣的只能干瞪眼,笑笑說:“趕緊說正事吧?你有什么事兒想求我的盡快說,趁我現在心情不錯,也許可以答應你?!?/p>

                                              吳霜霜哀怨地說:“公子,同福堂作為消息收集部門,大部分都是干伺候人的活兒,每天還要忍氣吞聲,空有一身本領也沒有機會施展。我想闖蕩江湖,做一些有意思的任務,能不能換到乾坤堂,哪怕跟在公子身邊做個侍女也好啊?!?/p>

                                              白衣男子站起來,伸手摸了摸女人的頭,背身在房間內來回踱著步說:“傻丫頭,這就是你想的太簡單了。江湖險惡,尤其是乾坤堂執行的任務都是踏錯一步十死無生。同福堂表面上看起來不怎么風光,實際是各堂人才選拔的場所。只有在紛繁復雜的塵世中能游刃有余,才能應付更復雜的任務。比如尋龍堂的龍頭七美香主韋青木,自幼加入同福堂,而且被分配在勾欄瓦肆,最后還不是得到重用提拔。當然了,也得說這個家伙足夠不要臉。我也一樣,三歲進入同福堂,因為護送轉移受傷的乾坤堂老龍頭,多次在殺手眼皮下逃出生天,十歲才有機會被調入神行堂執行傳遞任務。你可不要輕看了同福堂這份打基礎的任務,高手在民間。當然,也有一些江湖客厭倦了打打殺殺,找到同福堂這棵大樹避世的,所以有時看起來缺乏***?!?/p>

                                              吳霜霜目不轉睛癡呆的看著男人的背影,沉默的沒有說話??茨腥宿D過身坐了回去,輕嘆一聲說:“唉~屬下謹遵公子教誨,希望盡早得到公子認可,沒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憋h飄一拜輕快的退出房門。

                                              白衣男人似笑非笑的看著房門悠悠地說:“貧僧這是掉進妖精洞里了?!庇檬謸崦郎系腻\盒說:“想必也是什么俗物,不看也罷。趕緊睡覺吧。明天還要趕路呢?!闭f著吹熄了桌上的幾支蠟燭,躺倒床上開始呼呼大睡。

                                              吳霜霜退出房間后,隨意的走出東跨院,看了看身后房間燭光熄滅,嘟囔了一句:“不解風情?!?/p>

                                              暗影處有個男聲說:“我就說你不要用這個方法了,你偏是不聽,碰一鼻子灰吧?!?/p>

                                              吳霜霜嬌嗔地說:“剛開始挺好的,跟我有說有笑的。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本性使然。師兄好好在這個方位守護吧。我去換身衣服就進入自己的位置,也省的你兩個地方來回跑了?!痹捯魟偮淙艘呀洺霈F在十米開外。

                                              暗影處的唐展白說:“落燕平沙式,當年的穿云燕子阮金哥輕功也不過如此?!鞭D頭看了看東跨院里的房間說:“這個男人不凡??!也不知道高邢他們外務組的接到飛鴿傳書,能不能飛速趕回來,與高人失之交臂豈不可惜?!彪S后一縱身猿猴似的爬上了旁邊的樹冠之上。

                                              猜你喜歡

                                              1. 軍婚小說
                                              2. 神話小說
                                              3. 戀愛小說
                                              4. 男扮女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