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恐怖 > 狐貍精

                                              更新時間:2022-02-18 16:39:46

                                              狐貍精

                                              狐貍精 鏡花水月 著

                                              連載中 張遠張明白淑琴 神仙妖精小說 宅斗小說 網王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狐貍精》小說主角名為張遠張明白淑琴,是鏡花水月傾心巨作,已上架網絡。全書主要講述可是有些東西,你不忌諱真的不行……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張遠,家住蜀南一座叫牛頭山的山腳下。山村野地怪事多,我們這里從來不缺怪力亂神的傳說,有著各式各樣的忌諱,村里人很膽小怕事,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不過在我看來,這些荒誕不經的忌諱,只是封建迷信的余毒罷了,從來沒有當真。

                                              可是有些東西,你不忌諱真的不行……

                                              我們村里有一座祠堂,從我記事起,除了爺爺外,那座祠堂從來沒有人進去過。我一直很好奇,祠堂里到底藏著什么寶貝?爺爺告訴我,祠堂里關著一只妖怪,專門吃不聽話的小孩子。

                                              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妖怪,爺爺越不讓我進去,我越想知道祠堂里有什么,總想找機會往祠堂里鉆。

                                              終于有一次,我成功了!

                                              那是一個秋天的晚上,村里人都在田里割稻子。在農村生活過的人都知道,三伏天能悶死人,偏偏稻子又在這時候熟,很多農民貪圖涼快都在晚上干活兒,白天躲屋里睡覺。

                                              趁一家人晚上出去割稻子,我悄悄溜進祠堂。

                                              祠堂外面破破爛爛,里面卻很漂亮,到處都種著花花草草。我看到祠堂中間有一個水池,水池邊有一個洗衣臺。

                                              悄悄朝水池里看了一眼,洗衣臺邊站著個大姐姐,正在洗頭發。

                                              大姐姐好漂亮,肌膚***得像雪,柳梢眉瓜子臉,嬌艷*滴的紅唇就像熟透的櫻桃。特別是那一雙桃花眼,含情脈脈如同一汪春水,簡直媚到了骨子里,比畫上的仙女還漂亮。

                                              洗衣臺上還有香皂毛巾之類的東西,我嚇了一跳,怪不得爺爺不許我進來,原來這是村里女人夏天洗簌的地方。

                                              我生怕被逮到,轉身就要跑,結果黑燈瞎火的看不清路,不小心被門檻絆倒了。

                                              這一下把水池邊的姐姐驚動了,她朝我跑了過來,把我逮了個正著!

                                              “小色鬼!”

                                              大姐姐板著臉,有些生氣的瞪著我:“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就敢往里面鉆,不怕長針眼嗎?”

                                              我嚇壞了,生怕她到爺爺面前告狀,*都要被打開花。幸好姐姐很大度,沒有計較我誤闖了進來,笑嘻嘻把我抱了起來,問我說她好不好看?

                                              村里那些姐姐,都喜歡這么問我,每次一說漂亮,就能騙到糖吃,要說不好看*就會遭殃。我當然知道該怎么說,不停的夸大姐姐漂亮,大姐姐開心得眼睛都瞇了起來,果然給我拿了半包大白兔奶糖。

                                              這東西在我們村子里可是稀罕玩意兒,就算是過年,也只有做村長的大伯家買得起,而且每次最多給我三四顆。沒想到就這幾句好話,不僅免了一頓打,還拿了半包大白兔奶糖,我對大姐姐的好感直線上升,不停的夸她。

                                              大姐姐的身上,有一股其她姐姐沒有的香味兒,聞起來暖暖的甜甜的,有點像梔子花的味道。

                                              大姐姐給我吃了兩顆糖,把我抱到祠堂最里面,說今晚這事兒可以不告訴我爺爺,但是我得幫她一個忙才行。

                                              祠堂深處,是一座神龕。

                                              神龕有些年頭了,里面供著一尊菩薩。

                                              這尊菩薩被香火熏黑了,看起來兇神惡煞的很瘆人,大姐姐告訴我,這是封建迷信的余毒,以前破四舊的時候沒有破干凈,讓我繼續革命前輩未完成的事業,把它扔進茅坑里算了。

                                              姐姐一番鼓動,說得我熱血沸騰,可我知道亂扔東西是不對的,要是讓爺爺知道我把祠堂里的菩薩扔了,非得打死我不可。

                                              見我不愿意,大姐姐立刻急了,連忙對我說,只要我幫她這個忙,她再給我買兩包大白兔奶糖,騙人的被狗咬。小孩子有幾個不嘴饞的,兩包大白兔奶糖,對我的誘惑太大了,我想了一下,就算是挨爺爺一頓打,這也值得。

                                              生怕大姐姐反悔,我立刻爬上供桌,把那尊菩薩從神龕里掀了下來,然后抱起來扔進我家豬圈的糞坑里。

                                              神龕上的菩薩沒了,大姐姐樂瘋了,笑得花枝亂顫,像個神經病似的,她讓我先回家睡覺,這事兒誰也不要告訴,她明天就去給我買大白兔奶糖??墒菑哪且院?,我再也沒有見過大姐姐。

                                              從祠堂回來,我直接病倒了,每天晚上都發燒說胡話,打針吃藥輸液都不見好,大家都說我中邪了,要請和尚道士來驅邪。

                                              我們村子邊有一座和尚廟叫鐘峰寺,文革時破四舊,寺里面的和尚還了俗,只有一個叫德遠的老和尚還住在里面。爺爺提了一袋米,把德遠和尚請到我們家里,請他看看是沖撞了哪路大仙。

                                              看了我的癥狀,德遠和尚一言不發,直接進了祠堂。

                                              看到空空如也的神龕,爺爺再三逼問,知道菩薩被我扔進糞坑里,氣得鼻子都歪了。

                                              爺爺氣瘋了,說祠堂里哪有什么仙女姐姐,分明是一只害人性命的狐貍精。這只狐貍精和牛頭村仇怨很深,現在被我放跑了,早晚會回來報仇,我還褻瀆了菩薩,這又是一筆孽債。

                                              德遠和尚很嚴肅,說我褻瀆菩薩事小,可是放跑了妖孽,那可了不得,她一定會回來報復牛頭村,要想活命只能跟他出家為僧。要是不這么做,別說我要死,就連全村人都要跟著陪葬。

                                              我家就我一根獨苗子,一家人當然不愿意,苦苦哀求德遠和尚發發慈悲,不要斷了張家的香火,想法子救救我。德遠和尚想了想,說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只能先跟著他禮佛,等26歲的時候再還俗吧,照樣可以娶妻生子,不會斷了張家的香火。

                                              芝麻那么大的一個村子,根本沒有秘密可言,不知道誰把德遠和尚的話傳了出去,那些叔叔嬸嬸爺爺奶奶全都來了,一個個逼著我出家當和尚,就連生產隊長都發話了,這件事情必須嚴肅對待,不能拿全村人的性命開玩笑,否則就收了我家的地。

                                              胳膊擰不過大腿,全家人只能妥協。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當了和尚,白天上學讀書,晚上跟著德遠和尚念經禮佛參禪,我對當和尚一點興趣都沒有,幸好德遠師傅也沒有想傳我衣缽的意思,我這邊三天打漁兩天曬網,他那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相處得還算融洽。

                                              最開始還好,可是到了二十歲,村里的年輕人要么出去打工賺錢,要么早早的結婚生子,老婆孩子恩愛得不行,我這個假和尚心里難受得很,真應了那句話,身在佛門心在紅塵,天天眼巴巴的算著日子,恨不得早點到二十六歲,能還俗賺錢娶媳婦兒。

                                              我二十四歲的時候,爺爺生了一場重病撒手去了!

                                              臨終前,爺爺反復告誡我,狐貍精肯定會來糾纏我,讓我千萬小心,好好跟著德遠師傅禮佛,能保一條命??扇f萬沒想到,爺爺剛走沒幾天,德遠師傅也去極樂世界見佛祖了。

                                              圓寂前,德遠師父說出了事情的真相,狐貍精與牛頭村有仇,但是我救了她有恩,只要我不給她報恩的機會,她就不能報仇,就能保一村人的平安。之所以讓我出家為僧,斷了紅塵俗念,就是不給她報恩的機會。

                                              我8歲的時候放跑了她,到26歲的時候就是18年,這么長時間狐貍精還沒有來找我,那應該不會來了,我那個時候還俗應該沒事。我把德遠師父的話牢記于心,可是這個世間的事,哪里是幾句話就能說得清楚,如果能說得清楚,就不會有后來那么多事了!

                                              我爸是晚年得子,我今年24歲,我爸已經59,每日辛勤勞作身體早就垮了,爺爺走了對他的打擊很大,辦完爺爺的喪事就生了一場重病,醫藥費水一樣花出去,好不容易把病治好,身體卻廢了,已經干不了重活。

                                              家里失去了主要勞動力,一家人生計很難。

                                              就在這時,奶奶找了過來,唉聲嘆氣的說老爺子已經去了,她和我爸的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讓我趕緊還俗吧,早點結婚生子盡孝,這么大一個人,天天躲在寺廟里什么正事兒也不干,還得讓我爸養著,村里早就有無數閑言碎語,傳得很不好聽。

                                              奶奶這么說,我的心一下子亂了。

                                              奶奶悄悄告訴我,她已經為我物色好了一位姑娘,那姑娘叫白淑琴,是白家溝的人,漂亮得像仙女似的,讓我趕緊回家結婚,趕緊生子以盡孝道,我這個年齡早就成家養家了。我本來就不想當和尚,現在父親失去了勞動能力,我更堅持不下去了,可是師父圓寂前說得很清楚,就算是熬也要熬到二十六歲,要不然會出大事。

                                              我這么一說,奶奶立刻不高興了,板著臉數落我,封建迷信那一套早就過時,連她都不信了,我這么大一個男人還不賺錢養家,還不承擔起該承擔的責任,難道是要讓我爸活活累死嗎?

                                              這話很誅心,聽得我心如刀割!

                                              奶奶又給我看了白淑琴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風情萬種,肌膚白得像雪一樣,特別是那一雙桃花眼漂亮極了,簡直能把人的魂兒勾走。

                                              我直接傻眼了,根本不敢想象,在山溝溝里竟然還有這么美麗的姑娘。

                                              就看了一眼,我心里就癢得像貓抓似的。

                                              奶奶悄悄告訴我,白淑琴人才相貌那是沒得說,就算在白家溝那個美人窩,也是打尖兒的沒人能比。只是白淑琴從小死了爹娘,跟著奶奶生活,她奶奶老了干不了活,日子過得很難,所以這才托她說媒,想早點嫁人給家里找個男人,給她奶奶養老。

                                              這樣的好事兒,奶奶當然不能便宜別人,所以讓我提前還俗。

                                              我本來就身在佛門心在紅塵,奶奶一邊用孝道逼我,一邊用美女誘惑我,雙管齊下我哪里還堅持得住,直接跟著奶奶回家了。

                                              在奶奶的安排下,我和白淑琴見了一次面,和照片上相比,白淑琴真人還要漂亮,生得千嬌百媚落落大方,言談舉止也很得體,我對她滿意極了,白淑琴對我也沒什么意見,這門親事就這么定下來了!

                                              到了迎親這一天,我帶著一群兄弟,興高采烈的去白家溝迎親。

                                              送上紅包打發了堵門的人,走進白淑琴的閨房,白淑琴穿著大紅嫁衣,正對著鏡子梳妝打扮。不施粉黛的白淑琴,已經是極美,現在刻意梳妝打扮,鏡子里的容顏,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我想起以前讀過的詩句,此女直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這句詩形容白淑琴,再合適不過!

                                              好美!

                                              我被迷得暈頭轉向的,感覺呼吸都要停滯了,一想到這么漂亮的姑娘,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媳婦兒,我整個人都暈乎乎的。

                                              白淑琴的身上,有一股很迷人的香味兒,湊近了一聞,暖暖的甜甜的,就像綻放的梔子花一樣,淡淡的暖暖的直入心扉。

                                              聞著白淑琴身上的香味兒,這股熟悉的香味,突然與記憶中某一個夜晚重疊在一起,仙女姐姐……大白兔奶糖……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個晚上,那個用半包大白兔奶糖騙我犯了錯誤的仙女姐姐,我的心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白淑琴難道就是……

                                              猜你喜歡

                                              1. 神仙妖精小說
                                              2. 宅斗小說
                                              3. 網王小說
                                              4. 男扮女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