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奇幻 > 閻君

                                              更新時間:2022-02-25 09:36:12

                                              閻君

                                              閻君 飛沙 著

                                              連載中 易鳴沐思音李悅悅 冤家小說 寵婚小說 女主爽文小說 鴻蒙小說

                                              閻君男女主角為易鳴沐思音李悅悅,是作者飛沙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奇幻小說,正在網絡火熱連載中。易鳴在很小的時候母親被害,他也在一夕間失去了所有。幸好福大命大,這才讓易鳴有了逆襲的機會,而他也利用十年的時間讓自己成長。如今的易鳴已經不再是一個毛頭小子了,回到都市后他便開始了人生逆襲,曾經他所失去的也一切,如今他要一一奪回來不可。

                                              精彩章節試讀:

                                              “護航!”

                                              “護航!”

                                              “護航編隊,立即起飛!”

                                              “閻君乘坐的航班要經過我們的領空!”

                                              “要向閻君大人表達我們最誠摯的敬意!”

                                              阿難國三組護航編隊,沖天而起。

                                              機體上涂著“向閻君閣下致以崇高敬意”的字樣。

                                              三組編隊分三個方位,伴飛一架民航客機。

                                              航班上所有人都瞪大著眼睛,伸頭朝外看。

                                              “這個閻君,是什么人???”

                                              “這已經是第六波護航編隊伴飛了!”

                                              頭等艙里的易鳴,抬了抬眼皮。

                                              看了看窗外的護航編隊。

                                              他有點小煩的皺了皺眉。

                                              “無聊!”

                                              閻君,修羅殿殿主!

                                              正是他。

                                              也不知道這些人從哪兒弄到的消息。

                                              估計是老頭子閑的發慌,故意整事。

                                              收回目光,他從腰間摘下一塊玉佩。

                                              九龍玉佩。

                                              老頭子說,這是他母親留給他的唯一遺物。

                                              這玉佩里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一歲那年,父親失蹤,母親遇害。

                                              他被易家扔了出來。

                                              如果不是老頭子收養了他,

                                              恐怕他早就被野狗撕成碎片了。

                                              感受著玉佩上溫潤的質感,易鳴的目光變的十分銳利。

                                              “十八年了!”

                                              “有些賬,需要算一算了!”

                                              一聲突兀的招呼聲打斷了正在沉思中的易鳴。

                                              “帥哥,你好?!?/p>

                                              易鳴抬了抬眼皮。

                                              大長腿,烏黑長發垂腰,***端正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

                                              一個長相周正的美女正看著他。

                                              “有事?”易鳴問。

                                              “是這樣的,我想跟你換個艙?!贝箝L腿美女道。

                                              她的臉上保留著一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離感。

                                              “不換!”

                                              易鳴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繼續低頭看九龍玉佩。

                                              美女臉上的笑容僵住。

                                              眼里隱隱升起了一份怒意。

                                              美女壓著火氣,依舊很客氣的樣子。

                                              “帥哥,我是龍域一區李氏集團的李悅悅?!?/p>

                                              美女很自傲的挺了挺胸,自報家門。

                                              李氏集團在龍域一區,雖然算不上頂流。

                                              但資產也過了五十億,有自傲的資本。

                                              易鳴聽罷,再次抬了抬眼皮。

                                              李悅悅的眼底深處透著一份自信和對易鳴的輕視。

                                              易鳴身上穿著普普通通的運動服。

                                              雖然整個人顯的很干練,但這身行頭絕不是什么高檔貨色。

                                              手上戴著的一只表,以李悅悅識表無數的眼光判斷,應該是一只雜牌。

                                              易鳴的目光在李悅悅的臉上停了一會......

                                              “滾!”

                                              李悅悅徹底愣住。

                                              隨即,她惱了。

                                              “沒教養?!?/p>

                                              “你說什么?”易鳴驟然抬起頭,目光很危險。

                                              “怎么?你還想打人???”

                                              “我就罵你沒教養了!”

                                              “你敢把我怎么樣?”

                                              “咦,悅悅,你怎么會在這兒?”一個年青男人走了進來。

                                              “季浩?”李悅悅驚訝。

                                              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老鄉。

                                              季家和李家同在龍域一區,季家算得上是一區的二流家族。

                                              “怎么了?”季浩走過來問。

                                              “我想跟他換個艙,結果他叫我滾?!?/p>

                                              “真沒教養?!?/p>

                                              李悅悅一臉羞怒的指了指易鳴。

                                              季浩將易鳴打量了一番。

                                              “你稍等我一下?!奔竞葡蚶類倫偟?。

                                              轉身出去,五分鐘之后,季浩走了進來,眼中壓不住的輕視。

                                              他走到易鳴的艙位旁邊。

                                              “麻煩你和我朋友換個艙?!?/p>

                                              “你又是誰?”易鳴有點不耐煩了起來。

                                              “我是龍域一區四季集團的季浩?!?/p>

                                              “給我個面子,當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季浩覺得自己已經很有格了,自降身段。

                                              不然,像易鳴這樣的,一輩子估計都沒有和他說話的資格。

                                              易鳴用看白癡的眼光,看著季浩。

                                              如果換個環境,比季浩和李悅悅身位高很多的人。

                                              都得在他面前瑟瑟發抖。

                                              這次回龍域,老頭子讓他低調一些。

                                              “你們倆現在從我眼前消失,我就當什么事沒有發生過?!币坐Q道。

                                              季浩不怒反笑。

                                              “我剛打聽過了?!?/p>

                                              “你的頭等艙是一家小公司替你買的票?!?/p>

                                              “本次航班頭等艙3萬美刀?!?/p>

                                              “我給你退雙倍的錢,怎么樣?”

                                              “六萬美刀。折算一下,四十多萬?!?/p>

                                              “只要挪個位置,就能馬上拿到四十多萬?!?/p>

                                              “沒見過這么多錢的吧?”

                                              易鳴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確實?!?/p>

                                              “真沒有見過?!?/p>

                                              季浩的嘴角翹了起來。

                                              李悅悅眼神里的輕視,再也掩飾不住。

                                              她小聲的嘀咕了聲:“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鄉下仔?!?/p>

                                              “那么......”季浩很悠然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帶上你的東西,離開這兒吧?!?/p>

                                              “離開?”易鳴笑了起來。

                                              “對啊。哥們,剛才我們已經愉快的達成了協議?!?/p>

                                              易鳴打了一個響指。

                                              “空乘小姐,過來一下?!?/p>

                                              一名空姐臉帶微笑的走了過來。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易鳴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遞給了空姐。

                                              “我需要他們馬上從我的眼前消失?!币坐Q指了指季浩道。

                                              “并且,我希望不再受到任何閑雜人等的干擾?!?/p>

                                              空姐接過黑卡,看了眼后,臉上的微笑頓時僵住。

                                              她向易鳴鞠了個躬,然后飛快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一陣腳步聲傳來。

                                              一組空乘在乘務長的帶領下飛快的跑了進來。

                                              乘務長進來后,無視了季浩和李悅悅。

                                              首先向易鳴鞠了個大躬,

                                              “先生,請問,這是您的卡片嗎?”

                                              她頭臉朝下,雙手各捏著黑卡的兩角,將黑卡呈上。

                                              “是別人的?!币坐Q接過黑卡,很隨意的往口袋里一揣:“我借來用用?!?/p>

                                              見易鳴沒有責怪的意思。

                                              乘務長松了口氣。

                                              直起腰,乘務長朝季浩李悅悅*她迷人的招牌笑容。

                                              “兩位?!?/p>

                                              “我們的貴賓不希望受到任何干擾?!?/p>

                                              “所以,從此刻起,希望你們離開這兒?!?/p>

                                              “我踏瑪,是買了頭等艙的機票的!”

                                              季浩又驚又怒。

                                              雖然他沒見過黑卡,但他知道黑卡肯定不簡單。

                                              “你們沒有聽見他說的嗎?他那張卡是借的!”

                                              兩名人高馬大的空保站到了季浩二人身邊。

                                              “先生,請您離開?!背藙臻L繼續保持著微笑,態度異常堅決。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寵婚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鴻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