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恐怖 > 黃泉密碼

                                              更新時間:2022-03-14 14:34:37

                                              黃泉密碼

                                              黃泉密碼 奔放的程序員 著

                                              連載中 林聰陳怡 豪門世家小說 純愛小說 勵志小說 神話小說

                                              經典美文《黃泉密碼》由知名作者奔放的程序員傾心創作的一本恐怖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林聰陳怡,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并且還在最近談了一個女朋友,本以為有了女朋友,他就會過上一個幸福又普通的生活。然而卻在某一天,林聰驚奇的發現,女友有些異樣,不僅如此,他還在晚上看見女友顛著腳后跟走,姿勢極其怪異…………

                                              精彩章節試讀:

                                              最近談了個女朋友,和我同年,長得一般,就是皮膚比較白。她是我現在公司的同事,剛來應聘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女孩挺面善,好像在哪見過,或許是天然的吸引力吧。她分在另一個部門,很偶然的機會和她一起出差,就這樣一來二去熟悉了。再后來我稍微暗示一下,她馬上同意,我們成了男女朋友。

                                              日子久了,我發現她有個習慣特別怪異。

                                              我們雖在一家公司,但隸屬不同部門,平時很少有直接接觸的機會,只能周末聚聚。而且在晚上,她極少發信息,只有過了半夜十二點,信息量才突然加大,開始黏著我。

                                              我有自己的作息生物鐘,過了夜里十二點,會入睡困難,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著??蔀榱诉w就她,我這些天幾乎很少在十二點之前睡,只能陪著她干聊。

                                              我發現到了午夜,她的思維極其活躍,還經常發一些撩人的***,沖著這些***照我也忍了。

                                              有時候一聊能到下半夜三四點。我昏昏沉沉睡下,第二天再迷迷糊糊去上班,一天都沒有精神。上個星期更是離譜,下半夜一點她竟然約我出去散步。我本來昏昏欲睡的,馬上有了精神,又不是鋼鐵直男,難道說散步就是散步嗎,這只是一種不可描述行為的隱喻暗示。

                                              我是外地人,在這里租房子,而她是本地的,自己住著大房子。我曾經幻想過,以后真要感情好了,可以搬到她那里一起住。不過有一點我很有疑問,為什么她沒和父母在一起住,而且從來沒聽過她提過自己的父母。

                                              那天晚上興匆匆去了,誰知道還真是散步。她拉著我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徘徊,顯得非常高興。我幾次想有過分一點的接觸,都讓她靈巧的躲開,我這個郁悶,有種被詐騙的感覺。不過內心還是喜歡她的,遷就著溜達了大半夜,一直到了她家的小區門口。她手指著里面一棟樓的七樓說,那是我家。

                                              我有點懵,那扇窗怎么還亮著燈呢?心中狐疑,難道她家里還有人?不過沒有說出來。

                                              “王月,這么晚了,要不我去你那借宿一夜吧?!蔽艺\懇地說:“你放心啊,我睡沙發,保證規規矩矩的?!?/p>

                                              她盯著自己的腳,緩緩說不行,家里有些不方便,過段時間再邀請我去。

                                              我當時臉就綠了,勉強笑笑說沒關系,心里已經把她拖入了黑名單。

                                              從那天開始,晚上她再找我聊天,我就說困了,能推就推。有時她發來信息,我也愛回不回。我希望她能主動提出分手,結束這段關系,希望我的消極態度能讓她明白。

                                              不知是她真的想明白,還是怎么的,漸漸不找我了,雖然我們沒有明確地說明關系結束,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應該心知肚明。

                                              那天晚上,部門老大給我打來電話,讓我去找王月,明天公司將有一場重大的談判,王月是負責整理談判數據的,有一個關鍵的信息需要連夜改動。她的領導已經打了電話,但是她的電話始終沒有人接,發信息也不回,特別著急。實在沒辦法,不知怎么拐彎抹角的想到了我,委托我們部門老大給我致電。

                                              “林聰,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挖地三尺今天晚上也得找到王月,聽明白沒有!”老大在電話語速很快,能感覺到確實到了十萬火急的地步。

                                              我苦笑:“老大,你找***什么,王月在公司里就沒個閨蜜什么的?”

                                              “甭廢話,全公司都知道你們兩個是對象,是情侶關系。你別跟我扯沒用的,你敢說你沒去過她家?全公司恐怕只有你知道她家在什么地方?!崩洗蟛蝗菸肄q解,馬上道:“我不管你們之間的事,我要你今晚必須找到王月,找到了馬上通知我!”

                                              放下電話看看表,已經夜里十點,如今是初春時節,晚上還很冷,風大,這倒霉差事怎么讓我攤上了。

                                              對于王月的失聯,我一點都不擔心,交往的時候習慣了,她一貫神出鬼沒,只有她找我的份兒,我找她幾乎不可能。

                                              我沒急著出門,先給她打了電話,果然沒人接。又發了信息,等了十來分鐘石沉大海。我極不情愿穿好衣服出了門。

                                              按照記憶,打著車到了她家小區門口,都大半夜了,里面黑漆漆的。

                                              我凍得哆哆嗦嗦又打了電話,空響數聲無人接聽。站在小區外,我瞇著眼回想著她曾經指點過的方向,黑暗里勉強數著一棟棟高樓,終于數到那棟樓。她告訴過我,她家住在七樓,我仔細看過去,頓時愣了,七樓的那戶人家亮著燈。

                                              不知為什么,心里咯噔一下,隱隱冒出不祥的感覺。上次和她出來,她家就亮著燈,這次還亮著,其中的意味說不清楚。

                                              我正猶豫著,手機信息響了。低頭一看,是老大發來的,問我找沒找到王月。

                                              我一個頭兩個大,告訴他馬上到她家。實在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我進了小區,摸黑朝著那棟樓走去。小區里有一些陰暗的路燈,晚上已經沒什么人,四周能看到隱隱的花園,涼亭和流水,綠化倒是做的非常漂亮。

                                              正走著,突然一個人影兒迎面過來,身體直溜溜的,顛著腳后跟,走起來輕飄飄搖搖晃晃的,姿勢極其怪異。

                                              這大晚上的,我沒有絲毫心理準備,陡然看見這么個人,后脖子汗毛都起來了。

                                              仔細一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王月!

                                              她穿著一身藍色薄衣,看起來有點像戲服,披散著長頭發,臉色蒼白。而且最詭異的是,她是閉著眼睛,像是一邊睡覺一邊走路。說句不怕笑話的話,我的尿都快嚇出來了。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時候,她搖搖晃晃來到近前。我心臟狂跳,全身像是施了定身法,一動不敢動。

                                              奇怪的是,她對我視而不見,擦肩而過,繼續往前走。

                                              夢游?!我喉頭動了動,這是我蹦出的第一個念頭。夢游不新鮮,可這是我真真切切碰到的第一個夢游病人,說不害怕是假的,雞皮疙瘩遍布全身。

                                              王月走得很快,消失在花園的后面,這里種著很多的竹子,葉林繁茂,大晚上的又沒有什么光線,很快就沒了影子。這事有點詭異了,我又不能置之不理,只能硬著頭皮跟上。

                                              繞過花園,我看到了她的背影,她竟然還會拐彎從岔路上橋。

                                              我撓著頭皮,心想夢游的人居然會認路,像能看見一樣,真是奇哉怪也,今天算是開了眼。

                                              大晚上的跟蹤一個夢游病人,我是又緊張又興奮,心想難怪平時王月看起來這么怪異,總在下半夜找我聊天,看來是有原因的。我下意識覺得一個人能夢游,精神方面或許是不太正常,默默慶幸,幸好和她早點分手,這要拖時間長了,她真要發神經,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

                                              我跟著她也上了橋,默默在后面追隨,相距不算遠,她似乎沒有察覺,一直走自己的。跟了一段,我越來越怪異,有種強烈的感覺,她似乎是要去赴一個約會。

                                              走著走著,她來到小區東南角的一處涼亭,那里有一張石桌,還有圍攏的四張石凳子,應該是供小區老人休息的地方。

                                              王月進了涼亭,坐在石頭凳子上,光線極其晦暗,氣氛有些陰森。我沒敢進去,偷偷躲著看,她正在和對面一張空空的石凳說話。說得挺熱烈,表情多變,一會兒嚴肅一會兒又笑出來。

                                              我在暗處偷窺,兩腿抖得都不行了。

                                              看了一會兒,我實在忍不住,她到底在說啥呢。我仗著膽子慢慢走過去,到了涼亭外面偷聽,她的聲音很大,正對著空凳子上不存在的人說:“老孟,你別墨跡了,你的條件我都答應你,這就是約定?!?/p>

                                              對方似乎在沉思。過了一會兒,王月又道:“我林聰答應的事,絕不反悔,你放心好了?!?/p>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居然提到了我的名字,林聰。她還自稱自己是林聰!

                                              說完這句話,她摸了摸身上,似乎掏出了一只筆,又從空無一人的凳子上接過來什么,拿著空氣鄭重其事地看看,然后用看不見的筆在上面簽上了名字,不知是不是先入為主,我怎么看那名字的筆劃怎么像“林聰”兩個字。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純愛小說
                                              3. 勵志小說
                                              4. 神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