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官場 > 重生90:肆意人生

                                              更新時間:2022-03-19 08:48:34

                                              重生90:肆意人生

                                              重生90:肆意人生 最愛小正太 著

                                              連載中 陳海峰陳蕓 神怪小說 修仙小說 百合小說 戀愛小說

                                              《重生90:肆意人生》小說主角名為陳海峰陳蕓,是最愛小正太傾心巨作,正在萬讀小說火熱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功成名就的上市公司老總陳海峰意外重生到了1990年代,憑借超越時代的眼光和閱歷,陳海峰揚帆起航,打造肆意人生。

                                              精彩章節試讀:

                                              陳海峰醒來的時候,睜眼見到的就是坐在床邊正在抹眼淚兒的姑娘。

                                              嘴唇有點發干,嗓子眼里冒著火。

                                              他舔了舔嘴唇努力的想要翻了個身,只是胸口卻莫名疼的厲害。肋骨好像是斷了,腰間腫起了一塊,陳海峰撐著木板床的手一軟,身子失去了支撐物噗通一聲再次摔回了原位。

                                              “水……”

                                              陳海峰伸了伸手,虛弱的嗓音終于驚醒了一旁正在哭泣的姑娘。

                                              她小手飛快的在哭花了的臉蛋上抹了幾把,忙不迭的就端來一水舀子清水。陳海峰強撐著精神,靠著床頭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冷水流過喉嚨,滑向腸胃,冰冰涼涼的溫度讓他總算是好過了一些。

                                              只是……

                                              陳海峰茫然無措,他強撐著打起精神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徒有四壁的屋子里一眼便能望盡。

                                              老舊的墻壁昏黃掛著白灰,身下生硬的木板床發出咯吱咯吱的***仿佛稍一用力就要垮掉,就連蓋在身上打著補丁的棉被也帶著一股難聞的餿味。

                                              陳海峰皺了皺眉,他掙扎著起身,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因為在前一刻他還身處繁華的紐約街頭,年過四十的陳海峰事業有成,正在萬人矚目的見證下完成敲鐘的壯舉,公司上市,多年的奮斗苦盡甘來。

                                              陳海峰人前顯貴,意氣風發。

                                              可只是眨眼的功夫,自己的眼前就在發生飛快的倒退,等他再睜眼的時候便已經深處在這一間簡陋的房間當中。

                                              我在哪?

                                              這姑娘又是誰?

                                              陳海峰滿腦子問號,他舔了舔嘴唇剛想發問,只是眼角的余光落在水舀子見了底子的水面兒上,整個人頃刻蒙了。

                                              倒映出來的面容很模糊,但依稀能夠看出其青澀的模樣。

                                              二十來歲,鼻梁高挺,濃眉大眼。

                                              盡管陳海峰總拿老帥哥這個詞兒來自嘲,但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張臉,這絕不屬于四十歲的自己。

                                              再瞧床頭的掛歷,上頭清清楚楚的寫著今天的日期。

                                              12月13號。

                                              他娘的1990年的12月13號。

                                              陳海峰張口欲言,驀的,一股陌生的記憶突然涌現出來牢牢的占據了腦海,怎么也揮散不去。

                                              陳海峰,二十三歲,高中文化。

                                              在家排行老二,上頭還有一個姐姐,從小游手好閑,不務正業。

                                              家里盼著他成家立業,興許成了家就能定定性,可誰知娶了媳婦的陳海峰爛泥扶不上墻,完全成了吃軟飯的米蟲。

                                              平日里不求上進,靠著老婆白亞楠微薄的工資養活不說,去年還沾上了賭癮。

                                              這一下,本來就混不吝的陳海峰愈發變本加厲,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不光輸掉了父母養老的錢更是將親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個遍。

                                              大姐陳蕓禁不住陳海峰要命一般的吸血,年初的時候和姐夫離了婚。陳老爹怒其不爭,一病不起,直接被氣的住進了醫院。

                                              但陳海峰仍舊不知悔改,這兩日,陳海峰犯了賭癮,一同豪賭之下不光輸了個干干凈凈,就連老房子都搭了進去。

                                              夫妻倆只能暫時租住在廉價的筒子樓里。

                                              還是小舅子看不過眼,趁著陳海峰輸掉了底褲,喝的五迷三道的時候堵住他一通好打……

                                              打得好。

                                              陳海峰氣的牙癢癢,有點不知說什么才好,這小子就是個扶不上墻的爛泥加混賬,哪怕是陳海峰自己也忍不住咒罵了一聲,拍手稱快。

                                              這樣的***蛀蟲就壓根不配活在世界上。

                                              不過……

                                              這是穿越了?

                                              “你……怎么樣?”

                                              耳邊傳來老婆白亞楠柔弱的聲音,她伸出冰涼的小手試探的想要觸摸陳海峰的額頭,可好半晌猶豫著小手始終沒有落下來。

                                              陳海峰鼓著腮幫子,額頭上鼓出了一道愣子。他腦袋里暈暈乎乎的,那些紛呈的記憶讓陳海峰有點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

                                              可誰知,陳海峰的表情落在白亞楠的眼中,后者明顯慌了一下,她看著陳海峰咬牙切齒的臉,在眼眶里打轉的淚珠子吧嗒吧嗒的就掉下來了。

                                              她起了身,噗通一聲就跪在了陳海峰的身前。

                                              “當家的,你就饒了小偉這一次,他不是誠心的。他才十七歲啊,能有什么壞心。這都是我,都是我不好,你要撒氣,要打罵,都沖著我來好了。你不能報案啊,要是進了監獄,他這輩子就毀了啊?!?/p>

                                              白亞楠痛哭流涕,她弓著身子一腦袋就要磕在地上。陳海峰哪里見過這架勢,他好不容易回魂,一瞧頓時慌了,他連忙伸手去扶。

                                              “說這個干什么,我不會報案的,他是我小舅子。何況,也確實該打?!?/p>

                                              陳海峰咬著牙,安慰道。

                                              白亞楠一下子就愣了,她張了張嘴,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你說什么?”

                                              “我說該打,打的好,我還嫌打的輕了。你快起來,跪著干啥,這要是被別人看到指不定說什么呢。我保證,不報案,你放心便是?!?/p>

                                              陳海峰咬著牙,心里頭的氣卻傷了胸口。

                                              這小子爛賭鬼一個,氣病了老爹,全身家當輸的就剩一條底褲。如今自家的老婆怕他怕的跪地磕頭,這也叫男人干的事兒?

                                              陳海峰很想告訴白亞楠,自己不是之前那個爛賭成性的混賬,只是話到了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有吃的嗎?”

                                              陳海峰拍了拍肚皮,適時轉移了話題。

                                              昨天受了一通好打,他昏迷了整整一天的時間,現在肚子早就餓得咕咕直叫了。盡管陳海峰搞不懂現在是什么情況,可總得吃飽了肚子才有空去想其他。

                                              “有,有,我這就去做?!?/p>

                                              白亞楠連連點頭。

                                              她一邊回答,卻是連眼淚也顧不上抹了,她一步三回頭,似乎壓根不能相信方才那通情達理的話是從自己丈夫的口中說出來的。

                                              陳海峰搖搖頭,心里頭愈發火大。

                                              腦袋里的記憶很雜亂,但很清楚,白亞楠嫁給他一年但根本沒有過上過什么舒坦日子。當初自家算得上小康之家,這小子才娶了白亞楠,可終日游手好閑不干正事兒,短短幾個月的功夫就輸了個傾家蕩產。

                                              甭說是往屋里拿錢了,就連眼下這筒子樓都是白亞楠租的。

                                              印象里白亞楠在國營廠里頭上班,一個月的工資就百來塊,又要付房租水電,又要照顧一大家子人,還要想著這個不可救藥的爛賭鬼。

                                              這小子還能囫圇個的活到現在才挨揍,陳海峰都覺著這他娘的是個奇跡。

                                              坐在床頭,陳海峰滿腦子跑火車。

                                              年過四十,事業有成,說實話,奮斗了小半輩子陳海峰才有了一番成就,如今腦袋一迷糊就回到了解放前,陳海峰心里頭是有點舍不得的。

                                              但眼下怎么瞧也不像是在做夢。

                                              為此他還特意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鉆心的疼讓陳海峰連抽了好幾口涼氣才緩過來。

                                              不過這家也忒破了,這住宿條件都趕不上以后三十塊一晚上的小旅店。

                                              陳海峰腦子里亂糟糟的,想著有的沒的,抬頭見到白亞楠吃力的提著水桶在燒飯,陳海峰只能暫時放下心中雜亂的想法。

                                              穿越這事兒太玄乎了。

                                              估摸著自己這也算是老壽星上吊頭一份,誰也把握不了。

                                              他不是矯情的人,更沒必要尋死覓活,有句老話講得好,既來之則安之。

                                              陳海峰嘆了口氣,待心思稍稍平復了些許,抬腳走了過去順勢接住了白亞楠手里提著的水桶。

                                              “我來吧?!?/p>

                                              “不……不用,當家的你的傷還沒好,先歇會,等做好了飯,我叫你。老爺們都有正事兒,做飯我來就行?!?/p>

                                              自家男人突如其來的好意讓白亞楠明顯慌了一下,她把劉海別到耳后,強笑道。

                                              狗屁的正事兒。

                                              這小子除了吃飽了添亂賭博之外,能有什么狗屁的正事可干?

                                              陳海峰沒回話,悶聲悶氣的提著水桶放在了灶臺上,然后粗暴的搶過白亞楠手里的菜刀。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修仙小說
                                              3. 百合小說
                                              4. 戀愛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