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靈異 > 死人燈

                                              更新時間:2022-03-24 13:08:14

                                              死人燈

                                              死人燈 老睿說書 著

                                              連載中 薛十三何長生 種田小說 娛樂圈小說 純愛小說 囚禁小說

                                              男女主角是薛十三何長生的名稱為《死人燈》,是作者老睿說書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活人做蠟,死人點燈,連陰陽,驅邪祟!我姥爺是個點陰燈,當年我差點夭折,他去了一趟大山,回來后......

                                              精彩章節試讀:

                                              我這一輩子干過很多行當,廚師、司機、跑貨運,但令我最為深刻的則是在大西北當油田工人的日子。

                                              我叫薛十三,打小學的就是風水活,不過在這年頭,糊弄神棍的玩意已經不吃香了,輾轉周折后,原本想要去大西北撈金賺大錢,可卻陰差陽錯的認識了文叔。

                                              文叔是個四十幾歲的漢子,沒結婚,挺仗義的,為人猥瑣好色,一聽說我是撈金的,說還不如去當個油田工人,好歹以正當職業去撈金,興許能發一筆。

                                              我當時一想,這倒也是,于是答應了下來,我倆去了個叫麻子坡的油田地,利用文叔特殊的關系入職。

                                              還別說,剛開始的個把月,文叔干的很起勁,嘴里念叨的最多的就是撈金娶媳婦,可我倆這么光明正大的撈金,自然會引起非議,所以我讓文叔低調點。

                                              當然了,接下來的三個月里頭,我也利用自個的風水絕學尋找金子。

                                              但令人驚悚的是,金子沒找到,卻在這一天挖到了一具尸體。

                                              我記得那是夏天的一個午夜,天氣不太好,刮起了沙塵暴,能見度很低,文叔接到命令,說是要去一號井修理一下設備。

                                              當時文叔走的時候罵罵咧咧,說老子不是來干活的,是來享受的,我也懶得搭理。

                                              可沒過一個多小時,文叔就悄悄的跑過來,鬼鬼祟祟的把我拉到外頭,低聲說:“十三,你猜老子挖到了什么?”

                                              我愣了下,打趣說:“這破地方能挖到什么,該不會是挖到棺材了吧?”

                                              文叔立馬回答:“棺材倒是沒有,老子挖到了一個女人,嘿,真他娘的白?!?/p>

                                              我以為這老色鬼在開玩笑,也沒理會,可文叔卻一把將我拉了出去,出了宿舍樓,躲過了看守的保安,一路奔向了一號井。

                                              看他那興奮的樣,我一想當真是挖到了寶貝,倒是起了幾分心思。

                                              不一會,我倆到了目的地,因為天黑,所以也沒有人看守,就只有我倆,文叔帶著我到了一個洞口邊,里頭漆黑一片,非常的深。

                                              但在那洞口邊緣,卻有一個用白布包裹的東西,打眼一看,還真是一具尸體的模樣。

                                              文叔特別的猥瑣,吞了口唾沫,上去后掀開了白布,手電筒一照,我當時就呼吸急促了起來。

                                              因為這尸體的確是一個女人的,光著身子,沒有穿任何的衣服,皮膚特別的白,但確是一種白的令人驚悚。

                                              女人身材很好,我也忍不住看傻眼了,畢竟也是個壯小伙,哪能不看呆。

                                              不過理智告訴我,這油井里打撈上來一具女人的尸體,是不是有點過于恐怖了。

                                              我問文叔這女人到底咋來的。

                                              他解釋說:“老子過來的時候,設備是壞了,一打撈就發現這女人,十三,你他娘的可別告訴別人,有福一起享?!?/p>

                                              那一瞬間,我看到文叔的眼神不對勁了,心想不行,這女人太過于詭異了,畢竟老子也是學風水的,上去看了一眼后,然后用白布蓋在女人的頭顱上。

                                              隨后咬破手指頭,在女人的天靈蓋上一按,恍惚間,白布忽然變黑了,我大吃一驚,立馬將文叔拉到一邊。

                                              “文叔,別動這尸體,這玩意很邪門?!蔽氖宀焕斫猓骸靶伴T,有什么邪門的,這是老天賞賜給我們的?!?/p>

                                              我立馬想起來這麻子坡附近流傳的一個傳說,說是當地有一個習俗,叫麻女葬,是一種特別的葬禮,麻女指的是生辰八字為陰,生時克人陽壽,死時怨氣滔天。

                                              因為其特性,所以會將這麻女埋葬在很深的地底深處,用五陰棺鎮壓著,因為這幾個月,我和文叔經常能看到附近的村民們過來阻撓,也自然聽說了這事。

                                              而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麻女呢,我越想越覺得有點恐怖,于是告訴文叔這事。

                                              他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都是歪理,老子就不信這邪?!?/p>

                                              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文叔就這么糟蹋這女人,于是死死的攔著,文叔也沒辦法,說明天請人過來看看吧,然后我倆就回去了。

                                              等回到宿舍,我輾轉反側,心里頭不是個滋味,總覺得不對勁,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我還沒起床,外頭的工友就大喊道:“不好了,出事了?!?/p>

                                              聽到這聲,我急忙起床,跑出去一看,卻見眾人圍成了一圈,于是擠進去一看。

                                              發現文叔正躺在地上,猶如一具死尸一般,當時就嚇了一跳。

                                              急忙湊上去一看,還好,文叔沒有死,呼吸還在,只是嘴唇發紫,而下邊褲子卻沒穿,有工友說文叔是不是上廁所抽筋了。

                                              我一肚子的腹誹,你他娘的上廁所會不穿褲子嗎,不過我腦子里頭卻是有了一個想法,立馬將文叔抬進宿舍,然后朝著之前那女人的位置跑。

                                              可到了一看,卻發現女人的尸體不見了,當時就傻了,文叔這家伙該不會是趁著我不注意,又偷偷回來了吧。

                                              這老家伙的德性遲早會出事,可我又不能不救他,于是急忙請來附近的村醫救治。

                                              可那村醫過來檢查了一番后,說人沒事,應該是中邪了,說完就管自個跑了。

                                              真的,這想法跟我一樣,文叔的確是中邪了,但至于怎么治,恐怕我還真找不到辦法。

                                              等到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到了后半夜的時候,忽然間聽到隔壁宿舍有動靜,于是急忙下了床,朝著隔壁走去,可能是一種直覺,這一次我帶上了隨身的木劍。

                                              到了門口,透過門縫往里一看,那一刻,我看到文叔坐了起來,從角落一個木箱子里頭抬出了一具尸體。

                                              那尸體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女人,我頓時有點生氣了,沒想到文叔果然是將這女人帶回來了。

                                              但此時,我卻發現文叔的樣子不對勁,他張著嘴,眼神里透著詭異,然后將女人放在床上,準備開始那羞羞的一幕。

                                              見此一幕,我一把沖了進去,木劍朝著那女人砍過去。

                                              說來也詭異,那女人一扭頭,沖著我笑了,笑的很陰森,嘴里頭還流著黑色的液體。

                                              我頭皮發麻,但也不敢退縮,木劍眼瞅著就要砍中,文叔忽然間朝著我撲過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娛樂圈小說
                                              3. 純愛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