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靈異 > 東北詭事

                                              更新時間:2022-03-25 11:11:50

                                              東北詭事

                                              東北詭事 驚堂木 著

                                              連載中 李風陳玉生 神怪小說 虐戀情深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囚禁小說

                                              精選熱書《東北詭事》是來自作者驚堂木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李風陳玉生,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傳聞在大興安嶺的深處,有一個活人冢,每年都有人打著抬參的名頭進入深嶺迷山,河北的刀客,東北的胡子,山西的憋寶人...而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長生太歲。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李風,從小就跟著爺爺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只是十八年前,爺爺拎著獵槍進了林子,就再也沒有回來。

                                              爺爺本是山里的胡子,也就是山林里的土匪。

                                              這也是我后來才知道的。

                                              那時候天下還不太平,一個大的綹子,有四梁八柱。

                                              托天梁是綹子里唯一有文化水平的人,也叫搬馱先生,能掐會算,還精通風水秘術。

                                              而我爺爺,就是他們綹子里的托天梁。

                                              那時候不上學,天天跟在他在山里晃悠,本事也學了八九成。

                                              雖然大興安嶺偏僻惡劣,但每年進山抬參的人卻是絡繹不絕。

                                              有東北的放山人,河北的刀客,山西的憋寶人,還有老林的胡子。

                                              所謂的進山抬參,說的是進山挖人參,但我卻知道,他們要找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參。

                                              他們的目的地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大興安嶺找到一個叫甲木斯的地方。

                                              甲木斯在滿語里的意思,是墳墓。

                                              十二年過去了,我站在大興安嶺下的一個小村子里,這是那些進山人的必經之地。

                                              通常大家會在這里先休養一陣,等到風雪漸弱,才會進山。

                                              我跟他們不同,我只想進山,把我爺爺的尸體找回來。

                                              “老頭,你說的那個吳老二,真的去過甲木斯?”

                                              我坐在酒桌上,看著對面的老人。

                                              雖然從小在大興安嶺長大,但如果沒人帶路,就算是一支隊伍進了大興安嶺,也是有死無生。

                                              “我他媽還能騙你個小崽子?吳老二就葛村西頭住,我明早帶你去找他!”

                                              老頭明顯已經喝的上頭了,操著一股子濃烈的方言不斷保證。

                                              為了找這個吳老二,我可是下了血本。

                                              這些年在城里攢下的十萬塊錢,有一萬多已經進了這老家伙的肚子。

                                              一直等到這老家伙喝昏過去,我才結賬上樓。

                                              坐在床邊,再次掀開了爺爺留下的那本古書,腦海里不斷回憶著跟爺爺的過往。

                                              等明天見到吳老二,不管花多少錢,我都要讓他帶我進大興安嶺!

                                              次日清晨,我還縮在被窩里,房門就突然被人踹開,一股子寒風吹進來讓我猛地一個激靈。

                                              眼前站著的正是昨晚喝酒的老頭,此刻的他眼神驚恐,不斷喘息。

                                              “快...快跟我去看看吧,吳老二...吳老二死了!”

                                              老頭的話讓我猛然一怔,趕忙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東北農村的村子,地還不是水泥的。

                                              尤其是風雪一停,滿地的泥濘。

                                              剛走了沒幾分鐘,就看到前面一顆大樹下圍滿了人,我跟老頭也是擠了進去。

                                              粗壯的大樹上拴著一根麻繩,而唯一去過甲木斯的吳老二,就吊死在了上面。

                                              一夜的風雪已經讓他身體硬成了一根冰棍,但他已經青紫的臉上,卻帶著一絲滿足的笑容。

                                              “真.他媽的邪性哈,這棵樹上起碼吊死十來個了吧?”

                                              “早就說讓吳老二把樹砍了,這小子還要跟我拼命,這回輪到他了!”

                                              周圍的人指著樹上吊死的吳老二,喋喋不休。

                                              “小子,你可看到了,吳老二是***的,不是我不幫你找人,你給我的錢可不退!”

                                              老頭指著樹上的尸體,不斷在我耳邊念叨。

                                              “你等會兒,他們剛剛說這棵樹吊死十來個了,是怎么回事?”

                                              我拉住想要離開的老頭,開口詢問一聲。

                                              “嗐,這樹是當年吳老二進山,從大興安嶺帶出來的樹苗!”

                                              “帶回來之后就天天養著,比照顧他親媽還上心呢!”

                                              老頭念叨一句,掙扎著就要走,生怕我再跟他要錢。

                                              “誰說不是呢!說是進山抬參,人參沒見到,帶了棵樹回來!”

                                              “沒錯,讓他砍他還不愿意,這回自己也吊死在樹上了!”

                                              幾個中年婦女將手插在襖袖里,仿佛打開了話匣子。

                                              而我的注意力卻放在了這顆樹上。

                                              這樹干粗壯,看紋理形態,完全就是一棵榕樹。

                                              眾所周知,榕樹是亞熱帶植物,在東北根本就沒有。

                                              大興安嶺是什么地方我太清楚了,吳老二這樣孤身一人,根本走不出深山老林。

                                              我猛然間想到了爺爺古書里的記載,雙拳下意識的握緊。

                                              “難道書里的東西都是真的?”

                                              沉寂了許久之后在平穩下心中的驚駭。

                                              “不是吳老二帶了樹回來,而是這棵樹,把吳老二帶出老林?!?/p>

                                              我看著眼前的老樹,極力克制心中的情緒。

                                              周圍人一聽到我這話,都是一陣鄙夷。

                                              “這孩擱哪來的,說話怎么迷迷糊糊的?!?/p>

                                              “就是就是,明明就是吳老二把書帶出來的,什么樹帶吳老二回來的,說啥呢?”

                                              看著那幾個中年婦女,我只是搖了搖頭。

                                              “你們把樹砍了就知道了?!?/p>

                                              我掃了一眼眾人,說出這么一句。

                                              “這棵邪門書老子早就想砍了,都讓開!”

                                              一個精壯的光頭拎著電鋸就從一邊走了過來。

                                              電鋸發出刺耳的轟鳴,一開始噴著雪白的木屑,緊接著就是一陣鮮紅濺在雪地上。

                                              壯漢直接傻眼了,尖叫一聲就坐在了地上。

                                              “這...這他媽是什么玩意??!”

                                              壯漢看著濺在雪地上的鮮紅,格外扎眼。

                                              剛剛還氣勢洶洶,現在已經是滿頭大汗,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早就說了,這樹邪門??!”

                                              “走走走,咱們別看了,等會兒別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周圍幾個中年婦女又開始了碎碎念。

                                              我此刻心中情緒難掩蓋,因為這棵樹,關乎到爺爺那本古書里的東西,是否真的存在。

                                              看著不爭氣的光頭,我壯了壯膽子,直接上前握住了電鋸。

                                              “我來!”

                                              我念叨一聲給自己加了幾分底氣,再次發動了電鋸。

                                              強烈的震動讓我有些難以控住。

                                              突然感覺鋸齒仿佛碰到了什么東西,還不等我反應過來,大樹突然折斷,直接攔腰倒在了地上。

                                              一個沾滿鮮血的肉團從樹心滾落下來。

                                              周圍人都是連忙躲閃,我壯著膽子,拿起根木棍將肉團翻過來。

                                              竟活生生是張人臉,而且容貌,還跟吊死的吳老二有幾分相似。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