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靈異 > 我當送葬人那些年

                                              更新時間:2022-03-26 14:14:20

                                              我當送葬人那些年

                                              我當送葬人那些年 無悔這一生 著

                                              連載中 張小溪李莉 女強男強小說 神醫小說 煉丹小說 網王小說

                                              小說主人公是張小溪李莉的名稱叫《我當送葬人那些年》,是作者無悔這一生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那天,女人用一根上吊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一本神秘的古書,讓我成為了“送葬人”。為了慘死的女人,我被迫簽訂契約,為地府工作三十年。沒想到,這卻是我噩夢的開始......

                                              精彩章節試讀:

                                              張電工的女兒死了,死得很蹊蹺。

                                              大半夜的,繩子套在門把手上,就這么坐著把自己吊死了。

                                              她身高一米七,門把手離地也就一米。

                                              這種操作,難度就好比一個人親手把自己掐死。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

                                              所以連趕來的警察,也覺得這是人命案,不該是***。

                                              她爹張電工更是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把閨女抱進屋,苦苦哀求醫生給她急救。

                                              醫生耐不住懇求,也只好按程序走一下。但人都死了,哪還能復生。

                                              而這消息一出來,半個村都驚動了。

                                              不明白這么光鮮亮麗的姑娘,為啥尋短見。

                                              因為這個張小溪,還是村里同齡人中,混得最好那一個。

                                              在大家都每月掙兩三千塊錢時候,她就買了小汽車。

                                              光手里挎的包,據說都好幾萬。

                                              加上人長的漂亮,穿著打扮又洋氣,逢年過節回家,說是村里的女神,一點不夸張。

                                              看著被抬出臥室的張小溪,我心里是說不出的難過。

                                              我叫陰十三,從小學就跟張小溪是同學,一直到高中畢業。

                                              上初中那會兒,我還追求過她。

                                              因為小學三年級時候,有次答案我忘記了帶橡皮擦,她好心借給我一塊。

                                              但張小溪容貌嬌美,身材又好,追她的人太多了,輪也輪不到我。

                                              當時張電工聽說我對他女兒有想法,追的我滿地跑,差點把我腿打斷。

                                              按他的話說,我這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以他閨女的條件,想嫁人,不是大老板,也最少也得是公務員。

                                              后來她上了高中,我留在老家,也就沒怎么見過她了。

                                              但總能聽同學說起她,在學校認識富二代啦、參加文藝比賽拿到冠軍啦之類的,總之都是好事兒。

                                              想不到她突然就這么死了。

                                              警察調查了一番,也沒發現可疑的指紋、腳印跟任何線索,也就只好當成***。

                                              但張小溪的死,卻在村里炸了鍋。

                                              老一輩人,多少都迷信,加上張小溪實在混得太好,這種從天上一下子掉到深淵的人,遭到這種橫禍,別人看著都惋惜,何況她自己。

                                              所以下意識的,就覺得她怨氣肯定特別深。

                                              不做做法事的話,不知道要鬧出什么幺蛾子。

                                              張電工跟村長關系好,商量了一下后,決定請老王頭,出面處理這個事。

                                              老王頭是十里八村,唯一的送葬人。

                                              誰家出現非正常死亡的,比如喝藥的、上吊的,被車撞的,基本都會請他去處理后事。

                                              我聽老王頭跟我說過,那些橫死的人,魂魄被怨氣遮眼,找不到黃泉路。

                                              只有化解了他們心里的怨氣,才能進地府投胎輪回。

                                              不然的話,就只能被陰差送進枉死城。

                                              要真進了枉死城,那可就真的應了那句老話,永世不得翻身了。

                                              人死了后,自然也知道這種規矩。也就破罐破摔了,冤魂會想著法的報復社會。

                                              所以那些鬧邪行的地方,基本上全是不肯伏法的冤枉鬼。

                                              按老王頭的話說,他這活兒雖然算下九流,但特別積陰德,下輩子指定會投胎成當官家的孩子。

                                              就因為他這句話,我才對他的手藝起了濃厚興趣,從小就愛纏他。

                                              但他特別煩我摻和這些東西,每次都跟我急頭白臉的。

                                              不過,他就是嘴上說說。罵歸罵,也并不趕我。

                                              我只覺得他小氣,不想讓我學會,怕我跟他一塊投到當官家里,分他的家產。

                                              后來才知道,事情不是這么簡單。

                                              由于警察要調查,驗尸什么的,從張小溪上吊,到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按老王頭的說法,枉死的人越晚超度越危險。

                                              剛死的時候,還沉浸的生前情緒里。但時間一長,就開始跟別的孤魂野鬼接觸了。

                                              也就知道了自己要進枉死城。到這時候,十有八九就躲起來了。

                                              等鬼差不在的時候,再出來禍害人。

                                              所以老王頭必須在今天夜里十二點前,帶著送葬隊伍去河邊。

                                              在河岸附近選擇好位置,下葬的同時,把張小溪生前的衣物燒毀。

                                              特別是那根上吊繩,沾的怨氣最多。

                                              一大早的,這老家伙就專門警告過我,晚上不許我跟著送葬隊伍。

                                              不然的話,要把我腦袋給擰了。

                                              以前他對我都是睜一眼閉一眼,但這次顯得鄭重其事。

                                              而我,如果換成別人橫死,不去也就不去了。

                                              可張小溪不一樣。

                                              且不說她好心借給我過橡皮擦,后來她爹追著我打時候,還是她在邊上說情,她爹才饒了我。

                                              所以天黑以后,我帶著一兜子朱砂,悄無聲息的,守在了送葬隊伍的必經之地。

                                              帶朱砂,倒不是為了防張小溪,主要是怕遇到別的孤魂野鬼。

                                              這玩意之所以能驅邪,是因為屬于極陽之物,老中醫專門用來治小孩子鬧驚厥。

                                              因為小孩兒鬧驚厥,基本上都是投胎之前,帶了上輩子的情緒,俗稱陰氣。

                                              用這至陽的朱砂一服,就干凈了。

                                              這都是我從老王頭那里聽到的。

                                              說著話,就到了夜里九點鐘,紅白相間的隊伍出現在了村道盡頭。

                                              這種枉死的人,送行時候,絕對不能敲敲打打,吹拉彈唱。

                                              這樣容易‘驚魂兒’。

                                              一旦驚了魂兒,她跑出去,再想找回來可就費勁了。

                                              同時,送葬的整條路,不允許有外人觀看。

                                              原因老王頭沒說,我覺得他還是怕被偷學了手藝。

                                              眼看著隊伍越來越近,走在最前面的,是張小溪的一個本家弟弟。

                                              這小子虎頭虎腦的,抱著姐姐的遺像走在最前面。

                                              原本這活應該是親弟弟干,但張小溪是獨生女,只能在近親屬里隨便找一個。

                                              他身后跟著的,都是張小溪的直系親屬,清一色的白孝服。

                                              其他地區我不清楚,反正我們這里如果是年輕人故去,沒有說讓長輩披麻戴孝的。

                                              至于今天張家長輩穿孝服,這是老王頭自己定下來的規矩。

                                              穿白孝服的直系親屬后面,是一些關系不太親近的親戚。

                                              而這些人,穿的都是紅孝服。

                                              王老頭以前每次送葬,都會讓主人家制作這種紅孝服。

                                              我問過他原因,卻招來一頓腦瓜兒崩。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女強男強小說
                                              2. 神醫小說
                                              3. 煉丹小說
                                              4. 網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