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靈異 > 直播算命,我!天書算命人!

                                              更新時間:2022-04-21 10:48:40

                                              直播算命,我!天書算命人!

                                              直播算命,我!天書算命人! 麻辣枇杷膏 著

                                              連載中 李牧柳嫦晴 鬼怪小說 異世小說 英雄救美小說 宅斗小說

                                              直播算命,我!天書算命人!男女主角為李牧柳嫦晴,是作者麻辣枇杷膏所著的靈異小說,已上架快看。全文講述了天書算命人!嘵知天陽,通得地陰,百鬼魑魅難逃法眼,人世枉離皆在命理!我從小就有著極陰的命格,這個世界似乎不歡迎我這樣的人,但正因如此我也經歷了一些常人永不會觸及的事情“鬼魅”,命格極陰唯有華夏四大兇宅之一才能壓住我的命運,可那一天,為了生計我離開了這里,憑借著師父教給我的相術,我以為我能溫飽有余出人頭地,然而...我卻闖下了大禍…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李牧,天煞孤星這個被電視劇玩爛的梗真實的發生在了我身上。

                                              那年我六歲剛上小學,上學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那個騎在班主任脖子上的女孩子。

                                              我將這件事告訴所有人,卻是沒人相信,只覺得是我做夢。

                                              班主任將我罵了一通,自那天開始女孩子就跟在了我身邊,無論睡覺還是上學。

                                              她說話只有我聽得見,也只有我看得見,周圍的人都不和我玩只有她陪著我。

                                              一直到某一天,她說要帶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我跟著她去了。

                                              那是一個廢棄的醫院,她帶著我在里面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找到一個玻璃瓶讓我抱著。

                                              里面是一團縮水的嬰兒,我害怕不敢帶走,她就把我關在了房間里面。

                                              我每天在房間里面哭鬧大叫,一直到兩天后父母才找到我,期間瓶子里的東西也一直跟我說話。

                                              等他們把我從房間里抱出來,我已經哭不出來了,只是懷里依舊抱著那個玻璃瓶子。

                                              無論如何都不肯撒手,只是說:“這是我的朋友,我們要一起回家?!?/p>

                                              爸媽找了所有的大醫院的心理醫生,但是我始終不愿意撒手,直到他們發現那個嬰兒竟然在我的懷抱里一點點長大。

                                              此刻的我卻越來越虛弱,從門診病房一路轉到了重癥監護室,到最后醫生見了都是紛紛搖頭,也就在我爸媽要放棄的時候白附子出現了。

                                              白附子是我的師傅,他自稱是布衣相師一脈,身傳《青囊點相》,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爸媽還是把我交給了他。

                                              師傅帶著我將罐子埋在了一棵柳樹下,告訴我她這是回家去了,我這才跟他離開。

                                              在那之后白附子告訴爸媽,我天煞孤星的命格,只能住在陰氣極重的地方,利用陰氣壓制我的命格。

                                              于是乎,我們傾盡家產找到并租下了這棟四大鬼宅之一的金陵戴笠樓,我也順理成章成了白附子的唯一徒弟。

                                              只是好景不長,十八歲那年父母還是相繼出了意外離世,雖然師傅說和我的命格沒關系,但我很清楚,這棟鬼宅也壓制不住我的命格了。

                                              兩年后,白附子也身染重病,彌留之際他將《青囊點相》這本天書傳授于我。

                                              并且留下了幾句忠告,這兩句話到如今也一直被我銘記于心。

                                              “第一,萬萬不可在夜晚十二點之后離開鬼宅,不然命格反噬,必有大難臨頭,這鬼宅已然壓不住你的命格,等我走后你就搬到地下室去吧?!?/p>

                                              “第二,《青囊點相》作為天書,本不適合天煞孤星命修行,所以今后你不能給任何人當面看相,不然禍患無窮?!?/p>

                                              “第三,若是以后遇到胸口有白痣的女孩,一定要多加善待,并且在她二十歲那年,將她埋在這古宅之下?!?/p>

                                              說完之后白附子就咽氣了。之前的二十年,我一直在跟隨師傅修煉,幾乎身無分文,最后只能是變賣父母的遺物才勉強將我師傅安葬。

                                              而在那之后,我也搬到了這地下室。我這一生唯一擅長的只有看相,但礙于命格的限制,卻只能另辟蹊徑,于是乎我看上了新興的直播看相。

                                              ......

                                              這一晃就是好幾年。

                                              南都金陵戴笠樓,這個華夏赫赫有名的四陰宅之一也是唯一的“地下室”,正透著幽幽的藍光。

                                              一名雙十年華的清修者正坐在一臺老式電腦前,一身大褂配上八字胡,頗有仙風道骨的味道。

                                              而此子正是如今的我。

                                              “家人們,一發火箭就能算,前程姻緣無所不知!”我正對著屏幕賣力吆喝。

                                              這是直播的第三天,直播間里依舊只有寥寥十多個人,桌上還放著最后半包泡面,等這吃完我就徹底要餓肚子了。

                                              “咻!”

                                              耳機里傳來火箭的特殊聲音,我驚喜地抬起頭,發現屏幕上竟然多出一個巨大的火箭標志。

                                              “感謝我愛吃香菜,香菜老板的一發火箭!老板想算個什么?啊不對,老板要看相么?”

                                              我賣力地學著別的主播扭動著身體,這一發火箭至少是我三天的糧票了。

                                              “算我什么時候死?!?/p>

                                              不到十秒鐘,一條彈幕孤零零地閃過。

                                              “這這這這......您確定么?姻緣或者別的都可以哦?”

                                              對方并未回答,反而是直播間里其他人開始起哄。

                                              “我早就說了這是個假道士,我看他啊就只會裝神弄鬼!”

                                              “有戲看了,假道士遇到真買主,我要看看你怎么收場?!?/p>

                                              看著這些彈幕我氣得不行,但也怕失去這個來之不易的金主,只好回話:“確定的話麻煩給我一張您的照片,要沒化妝的,私信我就好?!?/p>

                                              言畢,左下角就亮起了提示,點開之后上面是個女孩子,穿著一身西服,臉色慘白。

                                              看到照片我立馬皺起眉頭掐起了手指,命數為七,柳眉鳳眼,下晗飽滿,應是大富大貴命格較硬之人,偏偏眉宇間陰翳相隨,坎水兇起,絕為死相......

                                              “糟了......”

                                              我意識到自己說出聲了,急忙一把捂住了嘴巴,掉頭通過地下室看向窗外。

                                              今夜月明星稀,月亮仿佛被籠罩上了一層薄霧,帶著淡淡的血色:“今晚?!......”

                                              縱然素不相識,但畢竟也是我的第一個老板,我連忙打開私信聯系他,奈何對方頭像顯示灰色,看起來已經下線了。

                                              此時彈幕上已經開始質疑我的能力了,甚至還有不少人在刷退錢,就連超管都出來了。

                                              “丫的,我說她今夜就要死,你們信不信!”氣得我站起身來指著屏幕一陣好罵。

                                              手指一掐立馬找準了她的位置,將直播切換到手機上:渙?風水渙?巽上坎下,水為下巽為上,高風低水,人丁旺,市在坎水位置的高樓只有一座——帝國大廈。

                                              彈幕上更激烈了,甚至已經開始問候家里人了,我氣得上竄下跳。

                                              “你們等著,我現在就帶你們去看!”我火速出門直接攔下了路旁的出租車。

                                              “呦,這還改戶外了?別裝了大哥,大晚上裝逼不安全?!?/p>

                                              “就是,說得你能找到一樣,找到也是托?!?/p>

                                              司機看到我這幅裝扮也是愣了一下,特別還是在這個點還從鬼宅里跑出來的。

                                              “大......大哥......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說著司機竟然哭了起來。

                                              眼看解釋不清,我只好拉開車門下車跑了出去,粘在臉上的八字胡也掉落在地上,這下彈幕上更熱鬧了。

                                              忙于奔跑我完全沒注意到,直播間人數已經從一開始的兩位數不斷飆升,眼看著就三位數了。

                                              “前排坐等騙子與托的光榮會面!”

                                              “你們說裝逼能判刑么?前排靈異大劇場?”

                                              “有瓜有瓜!快點啊,怎么跑那么慢???”

                                              花了十多分鐘我好不容易跑到了帝國大廈樓下,這是市有名的帝景財團的辦公大樓。

                                              即使是深夜依舊是亮燈一片,我急匆匆竄入后門,手指還在不斷掐著:“血月兇起,坎起火虛,水命相隨,高處為絕,在樓頂?”

                                              電梯旁邊是大廈管理人員,奇怪地打量著我。

                                              “頂樓,謝謝?!蔽曳隽朔瞿X袋上的帽子走進了電梯,自從白附子走后我就幾乎沒出過門,短短幾公里差點沒要了我的命。

                                              與此同時,樓頂之上,帝國大廈的董事長柳嫦晴正坐在天臺邊緣,眼神木訥地看著樓下。

                                              帝景集團,作為市最大的財團,也是柳家的家族產業,只是前段時間這一代家主柳巽突發車禍,死前膝下又無長子,這個擔子自然是落在了柳嫦晴的身上。

                                              她一個弱女子如何管理偌大的帝景財團?更別說還有那些早已虎視眈眈的叔父們。

                                              今日她被設計簽下巨額訂單,對方卻是貿然消失,上百億原料和資產瞬間蒸發,這對于帝景財團無疑是一個莫大的打擊,本就脆弱的柳嫦晴動了輕生的念頭......

                                              電梯終于到達了,我一腳踹開面前的鐵門,赫然看見柳嫦晴正坐在天臺邊緣。

                                              我一只手舉著手機另一只手撐著膝蓋,上氣不接下氣:“看到沒有!我就說她今晚必死無疑!”

                                              突然出現的我讓柳嫦晴也愣了一下,直播間則徹底沸騰了,帝景集團女總裁,市第一美女誰不知道,誰能想到剛剛算命的竟然是她。

                                              “***!這不是帝國集團柳嫦晴么?。?!怎么還夢幻聯動了???”

                                              “白癡??!那可是S市第一美女,會陪著這個騙子演戲?”

                                              “大新聞啊,媽媽我要上電視了媽媽!”

                                              看著彈幕上一整排齊刷刷的“***!全體給我起立!”總算是感覺心里舒服了一點。

                                              我抬起頭對上柳嫦晴木訥的眼神,這才想起來自己是來救人的。

                                              “那啥,香菜老板,我就是剛剛那個主播,你聽我說,千萬別想不開,一切都還有機會?!?/p>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異世小說
                                              3. 英雄救美小說
                                              4. 宅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