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重生 > 女兒抑郁跳江我重生回過去

                                              更新時間:2022-04-26 09:39:35

                                              女兒抑郁跳江我重生回過去

                                              女兒抑郁跳江我重生回過去 望月 著

                                              連載中 蘇瑞陸思怡 冶艷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異世小說 囚禁小說

                                              女兒抑郁跳江我重生回過去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蘇瑞陸思怡,是作者望月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已上架網絡。每天陪伴在他左右的,就只有酒,當他昏昏欲睡時,才能夠忘記所有的悲哀與不幸。也許正是因為這樣,蘇瑞才會忽略他的女兒,以至于女兒患上抑郁癥他都不知道,到最后連女兒的尸體都沒有看見。如今蘇瑞死去的靈魂重生到了十年前,這一次他已經幡然醒悟,只想和妻子女兒好好過日子…………

                                              精彩章節試讀:

                                              蘇瑞在街邊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又在街頭睡了一晚。

                                              用力甩了甩頭,讓自己盡可能的清醒之后,蘇瑞才踉蹌著站起來。

                                              看了看自己手里還只剩下一個瓶底的牛欄山,索性一飲而盡,然后把酒瓶隨意的扔在路邊。

                                              一邊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開始在身上不斷的尋找。

                                              最后終于在懷里掏出了一個煙盒。

                                              但也僅僅是煙盒而已。

                                              一直走到江邊的大橋上,才發現這里竟然密密麻麻圍了一群人。

                                              聽著群眾的議論,他大概也能明白,好像是有一個得了抑郁癥的小姑娘要跳江。

                                              蘇瑞不屑的撇撇嘴,這年頭的小姑娘都被家里寵壞了,受點委屈就要死要活的,動不動就抑郁。

                                              哪里能比得上小雪半分?

                                              他和前妻離婚到現在已經十年了。

                                              這十年來,每天陪伴他的只有煙酒和清水煮面,以及一點點咸菜。

                                              生活可謂豬狗不如。

                                              唯一給他希望的,就是剛以市第一身份考進高中的女兒,蘇雪。

                                              蘇瑞最自豪的就是這個女兒。

                                              從小到大蘇雪都很懂事,甚至連高中的生活費都不用他出。

                                              蘇瑞一直走到爛尾樓下的小賣鋪前。

                                              “老劉,拿盒煙?!?/p>

                                              “滾滾滾,你都欠三百多了,還有臉來要煙!”

                                              劉老板很不耐煩的罵著。

                                              “不就三百多,等我有錢了給你四百,快點,就一盒!”

                                              “趕緊滾,沒出息的東西,就你這德行還想有錢?”

                                              “我怎么不能有!”

                                              蘇瑞不屑的撇了一眼店主。

                                              “我家小雪學習那么好,將來肯定有出息!”

                                              對了,小雪呢?

                                              蘇瑞忽然想起今天是周六大休,小雪應該回家的。

                                              可能在家或者出去打工了吧。

                                              蘇瑞不再多想,隨手抓過老板面前的一把瓜子,以此充饑。

                                              反正他回到那個一件家具都沒有的家里也是無所事事,索性便在這里嗑著瓜子看起了電視。

                                              “......請蘇雪的父親盡快趕到現場!”

                                              聽見電視里的話,蘇瑞的瞳孔瞬間放大,死死的盯著屏幕。

                                              畫面里,是一個馬尾辮女孩瘦弱的背影,她的面前是波-濤洶-涌的江水。

                                              這個地方,赫然是今天早上他路過的那座大橋!

                                              “小雪!”

                                              蘇瑞哪能認不出來,此刻站在橋邊的,就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女兒,蘇雪。

                                              沒有任何猶豫,蘇瑞急忙轉身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

                                              “師父,去跨江大橋,快一點!”

                                              “去那干什么,也想去看熱鬧??!”

                                              司機雖然吐槽了一句,但還是發動了汽車。

                                              “那是我女兒!”

                                              蘇瑞渾身顫-抖。

                                              “你女兒?”

                                              司機通過后視鏡看了一眼蘇瑞,急忙提高了車速,隨即嘆了口氣。

                                              “多好一個小姑娘,給你打了幾十遍電話你都不接,非要再見你一面?!?/p>

                                              電話?

                                              蘇瑞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為了換酒,他把手機都抵押給了別人!

                                              在司機的有意提速下,蘇瑞很快就到了跨江大橋。

                                              “讓開,我是他父親!”

                                              “讓開,我......”

                                              蘇瑞有些麻木的重復著這句話,不斷的撥開人群。

                                              “小雪,你干嘛呢,爸爸來了,你快過來!”

                                              蘇瑞的聲音顫-抖,看著前面的蘇雪,這個男人此刻經歷著前所未有的驚慌。

                                              “爸爸你終于來了,你知道我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嗎?”

                                              蘇雪的聲音異常平靜,完全不是他記憶里那個溫柔懂事的樣子。

                                              “我手機沒電了,現在這不是來了嗎,你快過來?!?/p>

                                              “你又騙人,你的手機明明是賣掉了,從小到大,你一直都在騙我,從來沒有顧及過我!”

                                              蘇瑞愣住了,往日的景象如電影般飛速閃過。

                                              “爸爸,我餓了?!?/p>

                                              “餓了就去煮點面!”

                                              “可是已經沒有了?!?/p>

                                              “沒有了就餓著!”

                                              “爸爸,你可以送我去學校嗎?”

                                              “你長腿干什么用的,不會自己走?”

                                              “爸,我考了全班第一?!?/p>

                                              “考就考了,咋咋呼呼的干什么!”

                                              每一次,蘇雪對父親的傾訴,都會換來他不耐煩的呵斥。

                                              蘇雪覺得,自己是最多余的人。

                                              她開始封閉自己,不再和父親說那些會被他訓斥的話。

                                              只有用剪刀在手上劃過,看見那抹鮮紅的時候,才有一點安慰。

                                              是的,不知道在什么時候開始,她患上了抑郁。

                                              這一刻,蘇瑞徹底明白了。

                                              這么多年,自己渾渾噩噩的生活,早已嚴重影響了女兒的心理!

                                              此時此刻,他寧愿自己承擔抑郁的痛苦,也不忍心看著女兒繼續被折-磨。

                                              “小雪,我知道錯了,你先過來,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像以前一樣了?!?/p>

                                              蘇瑞瘋狂的喊著,但他也不敢再繼續向前,唯恐刺-激到蘇雪。

                                              “我以后戒煙戒酒,找一個穩定的工作,每天接送你上學,好嗎?”

                                              可是蘇瑞的諾言,蘇雪注定無法見證了。

                                              “爸,太遲了,抑郁癥是沒救的?!?/p>

                                              蘇雪靈動的眼中流出兩行清淚,面露苦笑。

                                              “爸爸知道你的感受,你先回來,咱們一定能治好的?!?/p>

                                              “不,你不知道!”

                                              蘇雪卻忽然激動了起來。

                                              “爸,你又騙人,沒有人知道抑郁癥的感覺,你們想象不到的!”

                                              “抑郁比魔鬼還可怕,對我而言,死亡遠比活著要輕松!”

                                              蘇雪小小的身體不斷顫-抖,眼淚肆意流淌,她是多么的弱小無助。

                                              “小雪,你......”

                                              “爸,你答應我要戒煙戒酒的,這次可不要再騙人了,不過我也看不見了?!?/p>

                                              蘇雪笑笑,轉身看向江面。

                                              笑容中帶著幾分無奈,幾分后悔,幾分不舍,但更多的,還是解脫。

                                              她又回頭看了一眼蘇瑞。

                                              “爸爸,對不起?!?/p>

                                              “我好希望媽媽能夠回來......”

                                              說完,她張開雙臂,閉上眼,身體前傾。

                                              “小雪,不要!”

                                              蘇瑞聲嘶力竭,沖過去想要攔住蘇雪。

                                              可是旁邊的人群硬生生攔住了他,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跳進江里。

                                              洶-涌的江水幾乎是瞬間便把這小小的身軀淹沒,再無一絲痕跡。

                                              蘇瑞終于掙脫掉周圍人群的阻攔,跪在橋邊,身體顫-抖。

                                              “不!”

                                              男人悲痛欲絕,不知道多久沒有流過淚水的眼睛,此刻如決堤一般。

                                              可無論男人如何哭喊,那個懂事的孩子都再無法回來了。

                                              “呵?!?/p>

                                              蘇瑞看著仍然洶-涌的江水,自嘲的笑了一聲。

                                              他到底是多沒用,連女兒的尸體都看不見!

                                              下一刻,他直接跳了下去。

                                              撲通一聲,蘇瑞落入江中。

                                              江水迅速涌進他的耳朵,口腔。

                                              整個世界都在飛速旋轉,窒息

                                              “你真的會說到做到嗎?”

                                              忽然,一道冷漠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此時的蘇瑞渾渾噩噩,幾乎沒有什么意識。

                                              但他還是下意識的回答了一聲。

                                              “會?!?/p>

                                              “既然如此,請記住你說的話?!?/p>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冶艷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異世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