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恐怖 > 河神異聞

                                              更新時間:2022-04-27 09:41:05

                                              河神異聞

                                              河神異聞 北風江上寒 著

                                              連載中 余水趙偉 修仙小說 民國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倫理禁忌小說

                                              高質量小說《河神異聞》由著名作者北風江上寒所編寫的恐怖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余水趙偉,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之所以說詭異,是因為只有他家下雨,其余的人家都是晴空萬里。不僅如此,母親還在生產的時候瘋了,開始瘋言瘋語,嘴里一直都在說“河神娘娘來下聘禮咯”,也正是因為這樣,余水從小到大都沒有任何的玩伴。而這還不算完,在他的夢境中,總是會出現一個莫名其妙、穿著紅色衣服的女人…………

                                              精彩章節試讀:

                                              我出生地那天晚上,我家下了一場詭異地大雨。

                                              之所以說詭異,是因為雨只在我家下,別人家一滴雨水都沒有。

                                              當時我媽一邊生著我,一邊咯咯傻笑,還瘋言風語,“河神娘娘來下聘禮咯,河神娘娘來下聘禮咯!”

                                              我媽一年前從娘家乘船回來的途中,江面忽然刮起了臺風,整個小船都被掀翻在了長江里。

                                              失聯了半月,船上還有村里人,就一起請了撈尸人。

                                              但其他人的尸體都被打撈上來,唯獨不見我媽媽的尸體。

                                              我爸又找來幾個撈尸人圍著附近的江面打撈好幾天,也沒有音信。

                                              失去我媽后,我爸整日郁郁寡歡,整個大男人消瘦了一圈兒。

                                              也正是在這時候,有人跑進我家里來,說在江邊看見我媽了。

                                              我爺爺和我爸趕緊將我媽接了回來,她除了頭發衣服全身濕透了以外,沒有任何異樣。

                                              沒過多久,就被檢查出懷孕了,懷上了我。

                                              我爺爺讓我爸拿著鐵鎬,到院子里積水最深的地方挖,一直挖到東西為止。

                                              很快我爸就在院墻下面挖出一塊兒黑色牌子,上面還有三個燙金大字。

                                              我爸是個文盲不認識字,就問我爺爺上面寫著什么?

                                              我的爺爺是個地師,接過來那個牌子看了一眼之后,眉頭皺的老高,嘴里嘟囔著:

                                              “命格屬水,我看這孩子就叫他余水吧?!?/p>

                                              “但這孩子又犯了桃花煞,被河神看上了,那我老余家只怕是要絕后咯?!?/p>

                                              我爸連忙問道:“那這怎么辦?”

                                              “一切等這孩子十八以后吧,十八無事那就沒事了?!?/p>

                                              爺爺沉重地嘆了口氣。

                                              從小到大,爺爺就將河神令綁在腰間,一點都不離身。

                                              每當到了晚上,我都會夢見一個穿著紅色衣服披著紅蓋頭的人,坐在床邊看著我。

                                              我不知道她是誰,但她每天夜晚都會來找我,也不說話就這樣看著我。

                                              因為我的經歷原因,從小我就被全村人孤立,村里的家長都教育自己孩子不要和著我玩。

                                              他們都說當年全船的人都死了就我媽沒死,是因為我媽被河神大王看上了。

                                              所以才保住了命,回來給河神大王生孩子呢!

                                              其實我明白,就是其他人死了我媽卻活著回來了,他們心里不平衡。

                                              我上學期間沒少受欺負,最嚴重的還是初中的那時候。

                                              那時候我們班里有個叫趙凱的,仗著自己父親是混社會的,天天抓著我頭發罵我媽是個傻子。

                                              說我是傻子的兒子,我和他起了爭執,他就拳打腳踢把我一頓揍的鼻青臉腫。

                                              我哭著回家告訴了我爺爺,我爺爺帶著我到那個趙凱家堵住他,讓趙凱跪下給我道歉,再到江邊準備十個豬頭去祭拜謝罪。

                                              趙凱的爸爸趙偉養著一批混社會的人,那么好嚇唬,當即就給了我爺爺一個耳光,罵道:

                                              “老禿驢,真特么以為長江大王會庇護這個小雜種呢?敢找我的麻煩勞資讓你全家都不好過?!?/p>

                                              當即就讓倆個紋龍畫虎的小痞子,拿著鋼鞭威脅我們,讓我們滾蛋。

                                              我爺爺帶著我一邊往家走,一邊回頭喊道:“三天內不讓你兒子到江邊謝罪,你們趙家就有煩了!”

                                              但接下來趙凱家倒是沒有麻煩,倒是我家里經常有馬仔來搗亂,不是電線弄斷了就是把門窗打碎了。

                                              但爺爺只是將來鬧事的人趕走,只說他們的報應馬上就來了。

                                              沒過幾天,趙凱忽然沒去上學,這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那天中午放學回家,趙偉來到我們家里,還帶著好些個禮盒,其中就有茅臺,

                                              與上次兇狠地樣子相比,這次殷勤了許多。一個勁兒向我爺爺道歉像個孫子一樣。

                                              爺爺讓他以后別再找我麻煩了,自己給他寫份文書,帶到江邊燒了,在帶十個豬頭祭拜一下就行了。

                                              趙偉連連說好,興奮地就像個孩子一樣走了。

                                              看著趙偉那副表情,我感到奇怪就問這是怎么回事。

                                              原來趙家是做運輸的,自從那件事后自家就怪事連連。

                                              貨物只要到了長江水域就會翻船,貨物也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樣找不到。

                                              更可怕的是趙凱身上更是長出了鱗片,趙偉就這么一個寶貝兒子,嚇得要死。

                                              當即就嚇得上門賠禮道歉了。

                                              我感到有些奇怪,就問道:“爺爺,該不會是真的是河神大王給我出的頭吧,那我該不會是...”

                                              爺爺聽了我的話,哈哈大笑,摸著頭說道:“不是的,是河神娘娘給你出的頭?!?/p>

                                              我當時就疑惑問道:“那河神娘娘為什么給我出頭呢?”

                                              河神娘娘都不認識我,為什么要給我出頭呢?

                                              爺爺說到這里,忽然將話吞回到了肚子里,不管怎么問就是不說。

                                              趙偉的事情傳開以后,村里人再也沒人敢欺負我了。

                                              這件事更是傳開了,很多人對我又敬又怕。

                                              我是河神大王私生子的傳言更開了,別人更不敢跟我接觸了。

                                              甚至還有幾個撈尸人上門想當我徒弟,他們希望我以后接河神大王的班后多照顧他們。

                                              但讓爺爺直接給趕走了。

                                              他們的話我也沒有理會,但我也開始思考,爺爺口中的河神娘娘到底是誰,我跟她到底有什么關系?

                                              我和爸爸媽媽以及爺爺這一家四口,就這樣過了四年,直到我高考結束那年暑假,發生了一件大事。

                                              這件事情間接的改變了我的命運。

                                              那是暑假里的一天,爺爺忽然叮囑我今天不要出門,收拾一下東西明天一早就走,票已經給我買好了。

                                              我當即就疑惑了,問他我這是要去哪里?

                                              爺爺讓我別問,只說走了三年內不要在回來。

                                              如果三年后沒什么事情再回來。

                                              說完他就出門了,要出去辦一點事情。

                                              我想不明白這是為什么,但爺爺從小到大在我心目中還是有威望的,他的話我都會聽。

                                              收拾完東西臨近晚上了,我爺爺還是沒回來。

                                              這時候我媽正坐在桌子上,傻傻地唱著童謠。

                                              我媽雖然傻,但還是非常的疼我的。

                                              雖然神志不清,還是經常給我拿糖吃。

                                              馬上要走了,我就打算給她做點好吃的,我來到她面前叮囑她:

                                              “媽,您先在這玩一會兒,我給您做飯去?!?/p>

                                              但我媽直愣愣看著我,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手舞足蹈說道:

                                              “馬上就能見到你媳婦咯,馬上就能見到你媳婦咯!”

                                              我媽這樣我已經都習慣了,于是就到廚房燉了一只雞,然后煮了一碗面。

                                              等我端著雞和面出來的時候,卻沒有看見我媽,我連喊了幾聲都沒有人回應。

                                              我出門一看,地上還有幾個泥濘地腳印,腳印順著門口向外延伸。

                                              我心說糟了,我媽這么晚怎么出去了?

                                              我擔心她會有危險,就順著腳印跟了上去,好在下過雨,所以我能夠順著腳印追過去。

                                              但跟著跟著我竟然到了江邊,到了這里腳印就沒了。

                                              在江邊,還擺放著一雙繡花鞋。

                                              我心中升起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猜你喜歡

                                              1. 修仙小說
                                              2. 民國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倫理禁忌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