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現情 > 薄情顧總:罪妻已心冷似鐵

                                              更新時間:2022-04-28 16:43:53

                                              薄情顧總:罪妻已心冷似鐵

                                              薄情顧總:罪妻已心冷似鐵 不可說 著

                                              連載中 沈思顧卿臣 貴族小說 逆襲小說 校園小說 exo小說

                                              人氣小說《薄情顧總:罪妻已心冷似鐵》由知名作者不可說最新創作的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男女主角是沈思顧卿臣,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沈思嫁給顧卿臣,緣于一場車禍后的報復!本以為這會是一場漫無止境的處刑,不料只是一年而已,他便通知她刑期結束。沈思不想計較得失,只求人生還能重新開始。然而,這卻是她悲慘人生真正的開始……體會過所有狗血言情劇中的心灰意冷,顧卿臣終于將她棄如敝履。未幾,他又將她囚入金絲牢籠,美名其曰:我養你!直到沈思徹底離開,顧卿臣才知道:唯有她,才是他的救贖。

                                              精彩章節試讀:

                                              時鐘又要走到午夜十二點。

                                              我困倦地撐頭看了眼屋外,顧卿臣已經一周沒回家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正想著,大門外頭終于傳來熟悉的車聲。

                                              幾分鐘后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開門走進來,踢掉腳上皮鞋,眼帶紅絲地看向我。

                                              我被他不善的眼神看得有些慌亂,忙堆起笑臉。

                                              “你回來了,餓不餓,是先去洗澡還是先吃飯?我燒了你最喜歡吃的蜜汁排骨,可能冷了,我去熱熱……”

                                              沒等我走向廚房,顧卿臣拉松領帶一把捉住我。

                                              不由分說將我甩回沙發上,高大健壯的身軀直壓下來,被血絲纏繞的眸子直直盯入我眼底。

                                              “獨守空閨這么多天,不好奇我在干什么?”

                                              他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啞,眼底帶著睡眠不足的疲憊,但需求明顯迫切。

                                              我被壓得呼吸困難,反射地伸手推了推他堅硬的胸膛。

                                              “顧先生,你……還是先去洗個澡吧?”

                                              我有自知之明,這人的事何時輪到過我好奇過問?

                                              顧卿臣語帶譏諷地回我:“怎么,敢嫌我臟了?”

                                              臟不臟我不知道,但他身上煙味很重,真的說不上好聞,甚至讓我反胃。

                                              “這陣子我的胃不舒服,聞不了煙味,你是知道的?!?/p>

                                              半個月前他帶我去醫院看過,醫生當著我們倆的面說的,聞到異味覺得惡心,是因為我的腸胃出了點小問題。

                                              顧卿臣的應對方式就是將我翻過去,讓我臉朝下趴在沙發上。

                                              “這樣可以了吧?事還真多!”

                                              他一如既往的毫無感情,甚至可以說是兇殘!

                                              一年婚姻,從最初被他掠奪時的驚恐和怨恨,到此刻我已經漸漸習以為常。

                                              甚至羞恥地從中感受到快樂,眼前閃現出虛幻的海市蜃樓,我無法壓抑那種悸動,仿佛在云端,連呼吸都為之倉促!

                                              “很享受?”

                                              顧卿臣的聲音惡魔般鼓動我的耳膜,我將整張臉埋進靠枕里,不想讓他譏笑我被取悅到的不堪。

                                              他難得沒有繼續奚落我,也沒折磨我太長時間,情事告一段落立即抽身而起。

                                              “給我開瓶酒,今天給你慶祝刑滿釋放!”

                                              他的聲音有些意興闌珊,我卻在聽到這句話時心頭猛然一震!

                                              是他心愛的女人醒了嗎?

                                              “怎么,不起來是還沒爽夠?”

                                              我飛快地自沙發上爬起來,想要迅速逃離尷尬。

                                              只是才邁出一步,手腕就被捉住拽了回去。

                                              顧卿臣以主導者的姿態,好整以暇地坐在沙發上,清冷矜貴,看著我狼狽地跌回他腿面。

                                              我連忙撐身,手掌卻無意識按在了不該碰的地方。

                                              男人眸色一沉,惡劣地抱住我。

                                              “膽子大了!故意撩撥我?”

                                              我窘迫得要死:“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不是想喝酒嗎?我去拿?!?/p>

                                              他低頭看著我的眼睛。

                                              “你知道嗎?你越是這樣夾著掖著,我越想看你浪起來是什么樣子?!?/p>

                                              我只覺臉上熱浪滾滾,受不了他肆無忌憚的動作和言語的雙向夾擊,伸手輕抵他胸口,充滿哀求地望著他。

                                              “顧先生,既然葉小姐已經醒了,你放過我好嗎?”

                                              他眼神驀然一冷,抽手把我推開。

                                              “急什么?我不是已經說了,今晚要慶祝你刑滿釋放?!?/p>

                                              我抬起睫毛飛快地掃他一眼,不預期對上他冷虐的眸子,生生打了個寒戰。

                                              “那……是要離婚了嗎?”

                                              問出這句話時,我的心情莫名復雜。

                                              這場婚姻從一開始我就盼著早日結束,如果有選擇,我甚至更愿意去坐牢!

                                              可事到如今,為什么有種酸楚堵上喉嚨,讓我覺得雙眼發澀……

                                              顧卿臣寒涼的眼梢輕挑,唇邊泛開一抹驚艷的弧度。

                                              “看在你這一年乖乖聽話的份上,想要什么?我給你?!?/p>

                                              他的話讓我覺得羞辱。

                                              和他在一起是情非得已,更是被他威脅逼迫,無論怎么樣,絕對不是我想出賣自己。

                                              “我不要你給什么,只希望葉小姐快點恢復健康,你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我也就安心了?!?/p>

                                              如果不是那場車禍,本來我們之間也不應該有任何交集。

                                              幸而奇跡發生,正主好了,我也不用再背著那個處處受挾制的罪名,終于得以解脫。

                                              顧卿臣不動聲色地看著我,許久才氣息冷冽地開口。

                                              “若依醒一星期了,這幾天下班我一直在醫院陪她,沈思,希望你真的有這種自知之明?!?/p>

                                              難怪這人剛才想我問他,為什么消失了一周之久……

                                              面對顧卿臣欲將我棄之如敝履的態度,我的心臟有種突如其來的抽痛。

                                              我挑高唇角,讓他知道我很慶幸自己的重獲新生。

                                              “你放心,我一直在盼這一天呢?!?/p>

                                              他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

                                              結婚雖是被迫,但三百多個日夜的耳鬢廝磨。

                                              他的體溫一次次融入我的身體,也曾在午夜夢回時溫柔擁抱著我。

                                              說沒片刻動心絕對是騙人的,只是這一年時間我失去的太多,斷送學業,失去純潔,大好前途變得一片灰暗。

                                              我的自尊不會容許自己愛上一個剝奪我一切的男人。

                                              即便他條件好到足以讓無數女人趨之若鶩!

                                              顧卿臣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語氣帶著冷冷的嘲弄。

                                              “你家的狀況很差,真的不想問我要點錢?還是說,其實你心里根本就不想和我離婚?”

                                              “不,絕對沒有!我很清楚你娶我的意圖,我們之間沒有愛情,只有仇恨和報復!”

                                              他的眸光更加尖銳,唇角挑著刺人的冷意。

                                              “你清楚就好?!?/p>

                                              我取來酒,忙碌著擺好晚餐。

                                              直到顧卿臣灌我喝下半瓶洋酒之后,我醉得一塌糊涂。

                                              我好像聽到他又問我是不是舍不得和他離婚?所以才裝模作樣說不要他的東西。

                                              真是瘋了!

                                              我語無倫次地跟他剖白內心感受。

                                              “不不不,顧先生,我都想感謝你八輩祖宗,終于肯放過我了!

                                              要什么東西?你不知道嗎?你自己都不是個東西!

                                              整天自以為是,囂張又霸道,其實你就是個……嗝~是個色胚!

                                              你就是饞我身子,想占我便宜,找各種理由欺負我,一點都不男人……”

                                              他死死掐住我的脖子,將我按倒在餐桌上!

                                              “我給你臉了是吧?沈思!”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逆襲小說
                                              3. 校園小說
                                              4. exo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