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星座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小說 > 農家福寶庶子爹爹考科舉 > 第1章

                                              第1章

                                              芋泥小盒2022-05-04 09:41:15

                                              頭好痛!

                                              薛雯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

                                              旁邊一個流鼻涕的七歲小孩兒激動的叫起來,“娘,娘,妹妹醒了?!?/p>

                                              她有點懵逼,自己不是在風景區采風嗎?

                                              怎么突然到了這里?

                                              畫!

                                              薛雯想起來,自己好不容易畫完的一幅《日出云海圖》被風吹走。

                                              她去追畫的時候,不小心墜下山崖......

                                              這是穿越了嗎?

                                              “小玖!你終于醒了,我的兒啊,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活了,嗚嗚......”

                                              柳氏還在洗衣服,手掌冰涼的抱著剛醒來的薛雯痛哭。

                                              雖然是四月里,天不冷,可薛雯還是打了個激靈。

                                              她眨巴了幾下眼睛,看著眼前二十出頭的俏麗***,心疼道,“娘,您太瘦了,別太操勞了好不好?”

                                              柳氏心里一酸,一邊抹眼淚一邊說。

                                              “傻丫頭,以后離你大伯家,二伯家遠些,別跟他們兩家的姐妹們玩兒?!?/p>

                                              薛雯乖巧的應了一聲。

                                              她腦子里多了好些原主的記憶,原來昨日是大伯家的大哥薛理娶妻,原主是因為貪嘴就多拿了一塊糕。

                                              大伯家的二哥薛珺看見,不許她往家帶,還說她偷東西,在推搡的時候,她被撞破了頭,結果就昏死過去。

                                              祖母莫氏,擔心原身父母鬧得婚禮不好收拾,就罵柳氏養出了個賊女兒。

                                              原身父親爭辯了幾句,莫氏就不依不饒,說薛崇德當著眾人忤逆她。

                                              大伯母火中澆油,說再大的事情,新人進門這天也不能鬧。

                                              薛崇德氣得火冒三丈,大怒說自己女兒都流血流得快要死了,還不許吭一聲,這是什么道理?

                                              柳氏急著要給薛玖請大夫,莫氏一文錢都不想出。

                                              最后拿香灰給薛玖掩傷口,還說她見了紅不吉利,怕沖了喜事,要薛崇德一家有多遠走多遠。

                                              就這么七嘴巴舌的,薛崇德一家被趕出大宅。

                                              還沒找到落腳的地方,原身就涼了。

                                              薛崇德七尺高的漢子抱著女兒尸身痛哭。

                                              最后找了個守林人的木棚安置薛玖的尸身,這是要去打棺材呢,結果薛雯穿越來了。

                                              薛雯單薄的衣衫被柳氏的淚水蘊濕,她心里替原身不值,一塊糕就要了一條人命。

                                              一家四口被逼搬到草棚住,如今還要被莫氏說忤逆,這是想要逼他們一家人去死??!

                                              “玖兒醒了嗎?”

                                              一個憨厚的聲音問。

                                              “醒了?!?/p>

                                              柳氏回答著。

                                              薛雯一抬頭,看到個面相很老實的男人,她本能的叫了一聲,“爹!”

                                              薛崇德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醒了就好,嚇死爹爹了,玖兒莫怕,爹爹給你弄好吃的去??!”

                                              “嗯!”

                                              薛雯弱弱的應了一聲。

                                              薛崇德心疼得不行。

                                              他不是莫氏親生的,他是莫氏的陪嫁丫頭生的。

                                              薛老爺以前在太醫院當值,還是一個有名的太醫。

                                              只是因為他當值的那天,安國侯的小妾流產沒保住,被安國侯趕出太醫院,回鄉后郁郁而終。

                                              以前薛家生活優渥,莫氏也是大家小姐出身,因此薛崇禮和薛崇義都讀了點書。

                                              只因為薛崇德是庶子,莫氏對他百般提防。

                                              只讓他認識了一些字,就送去太醫院做學徒,科舉一途基本上是荒廢了。

                                              安國侯還在盛年,老爺子死的時候就叮囑過。

                                              安國侯不死,薛家人不許入京。

                                              結果薛家老大薛崇禮的學業止步秀才,老二薛崇義至今仍然是童生,哥兒仨就薛崇德是白身。

                                              下地種田的事情,全是薛崇德干。

                                              夫妻倆個被當成仆役使喚,如今連兒女都被人欺負。

                                              哥哥薛衍回來了,他衣襟里兜了一兜桃膠對柳氏說,“這個補血,給妹妹熬粥喝?!?/p>

                                              柳氏擦干眼淚,把薛衍頭發上的枯樹葉子摘掉,“乖,苦了你了?!?/p>

                                              桃膠可是好東西,活血化瘀,美容養顏,又養生又能美容。

                                              薛雯眼珠子一轉道,“娘,我不吃這個?!?/p>

                                              “這個可以賣錢,有了錢,爹爹就能讀書考狀元,中了狀元就再沒人敢欺負我了?!?/p>

                                              薛雯的話讓薛崇德哭笑不得。

                                              “乖玖兒,考狀元可沒那么容易呢,爹爹只認得幾個字,四書五經卻沒正經讀過?!?/p>

                                              “考嘛,考嘛,爹爹,你考個狀元回來嘛!你背藥典都能背得精熟的,答案很容易的嘛?!?/p>

                                              薛雯鼓著腮幫子撒嬌。

                                              薛崇德很心疼,他覺得女兒這是被大房家的孩子欺負怕了。

                                              自己雖然也有科舉資格,可是想要參加科考并且考中,可真不是那么張嘴說說的事情,難呢!

                                              不過,有功名在身上,和沒功名在身上,確實不一樣。

                                              昨日薛雯被大房的二小子推倒撞破頭。

                                              大家都跟睜眼瞎一樣,只看到大房娶媳婦,都瞧不見薛雯頭破血流,快要死掉。

                                              對那些族人來說,還不是因為薛崇禮身上有個秀才功名,可以見官不跪,田地免稅。

                                              沾了人家的好處,自然要偏袒著。

                                              薛崇德看著女兒慘白的臉,心說,為了這個家,我得考一答案試!

                                              “好好,爹去考科舉,爹去做狀元,玖兒好好養傷,快點好起來好不好?”

                                              “好!”

                                              薛雯不管薛崇德是不是敷衍,答應我了,就必須做到。

                                              她從床上跳下來對薛衍說。

                                              “哥哥帶我去采桃膠,咱們拿去鎮上賣錢給爹爹買紙筆,等爹爹考上狀元,我們就不用看人家臉色了?!?/p>

                                              柳氏笑著揉揉她的小腦袋說,“你這得是對你爹多有信心啊?!?/p>

                                              “必須考中,我要當官小姐,才不要被珺二哥罵賊丫頭?!?/p>

                                              薛雯哼了一聲,拉著薛衍往外面的桃林走去。

                                              柳氏松了一口氣,看著空蕩蕩的木棚問薛崇德,“她爹,咱們今晚怎么辦?”

                                              薛崇德想了想道,“今晚先在這兒將就著,我還有些私房,從大宅搬出來的時候,偷偷塞在被褥里,本打算用那些錢給玖兒請大夫的,她既然沒事兒了,你就先收起來?!?/p>

                                              他又說道,“大哥,二哥都是不擅勞作的?!?/p>

                                              “家里如今坐吃山空,咱們搬出來也好,你就不用再一日三餐伺候那邊了?!?/p>

                                              柳氏臉上幸福的神彩。

                                              小說《農家福寶庶子爹爹考科舉》 第1章 試讀結束。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 X

                                              第1章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設置X

                                              保存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