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現情 > 寵妻無度總裁太高冷

                                              更新時間:2020-08-21 17:48:02

                                              寵妻無度總裁太高冷

                                              寵妻無度總裁太高冷 晨辰 著

                                              連載中 葉燦燦司徒騰俊 鬼怪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純愛小說

                                              《寵妻無度總裁太高冷》小說主角名為葉燦燦司徒騰俊,是晨辰傾心寫作的一本十分不錯的總裁小說,目前正在奇熱聯盟連載。一夜之間家族命運巨變,葉燦燦被父親當做禮物送于司徒騰俊的懷中,自己結婚自己走紅毯,甚至新婚之夜孤身一人,總裁說去公司,好,那就去公司,總裁說吃飯,好,那就吃飯,然并卵,總裁大人不領情,高冷總裁,還要怎樣?

                                              精彩章節試讀:

                                              葉燦燦已經記不清自己在宣誓臺前等待多長時間了,她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待著。

                                              每個女人從小就期待著她們自己的婚禮,穿上潔白的婚紗,走過鮮艷的地毯,踏著鮮花在牧師的宣誓臺前鄭重的自己交入值得托付一生的人手中。

                                              今天就是葉燦燦的婚禮,而她的身側卻空無一人,臺下嘈雜的聲音將她完全掩蓋,心中從原本的不安和慌亂逐漸變為了一潭死水般的平靜。

                                              “葉小姐都出來了,司徒總裁怎么還沒到???”

                                              “沒到?那這婚禮還繼不繼續了,這都幾點了?!?/p>

                                              “不會吧,司徒總裁他向來有時間觀念,結婚這種大事怎么可能……”

                                              臺下的議論不斷,葉燦燦潔白面紗后的表情模糊的看不清晰,仿佛罰站一般站在宣誓臺前,如同當眾處刑。

                                              耳邊不斷的回蕩著昨晚上司徒騰俊所說的那句話,“我會給你一個驚天動地的大婚禮,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承受的來?!?/p>

                                              這確實夠驚天動地的了,葉燦燦心下暗暗想著,此時的她才終于是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女兒啊,騰俊去哪兒了,怎么電話也不接?!比~喬文拿著手機匆匆跑到葉燦燦身側,表情焦急中帶著些許尷尬。

                                              “可能……有事吧?!比~燦燦的聲音顯得有些許飄忽不定。

                                              現在明白司徒騰俊的意思也不晚,葉燦燦深吸了口氣,抬頭對著臺下的記者以及親屬們道:“吉時不能耽誤,既然新郎沒來,我就自己結?!?/p>

                                              此話一出,臺下隱約響起了輕微的抽氣聲,閃光燈連成一片,即使是大中午,閃爍的閃光燈依舊是讓葉燦燦忍不住微微瞇起了眼。

                                              葉喬文在一旁緊張地看著她,葉燦燦只是低頭喃喃自語著:“沒事的,沒事……”

                                              就在這不遠處,一個男人穿著新郎的西裝,胸前的名牌上赫然是“司徒騰俊”四個大字,他站在落地窗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底下所發生的事情,嘴角勾著諷刺的笑。

                                              修長白皙的手輕輕的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透過酒杯看著底下那穿著潔白婚紗的女人,紅酒波動中女人的倒影顯得扭曲。

                                              “你們會為當初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p>

                                              黑暗中,好像有個低沉的聲音這么說著。

                                              一個人的婚禮自然是難熬的,現場氣氛一度陷入尷尬,葉燦燦卻沒空去管氣氛這種事情了,草草結束了宣誓后,她在眾人或同情或嘲諷的眼神中挺著脊背強裝無事。

                                              直到了休息室,她才癱坐在沙發上,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我都沒到,你就自己結婚了?”

                                              低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葉燦燦一震,猛地回頭,看向站在落地窗前的人,“司徒騰俊?!?/p>

                                              “呵,我也是小瞧你了?!彼就津v俊走到她身前,幽沉的視線定格在葉燦燦的臉上。

                                              皮膚慘白的嚇人,卻絲毫這擋不住美感,性感的下巴弧線,算不上大可也不小的眼睛,整張臉蛋看上去精致卻不張揚。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么認真的看自己的新娘,都說葉家千金葉燦燦是個人間尤物,眼下一看,還真是如此。

                                              感覺到司徒騰俊灼熱的目光,葉燦燦站起身,轉過頭看著他,一雙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清澈的仿佛可以將人吞噬,“你一直在這里看著我出丑?!?/p>

                                              這不是疑問句,而是一個陳述句,此時的葉燦燦只覺得心涼。

                                              “我可不像某些快要破產的企業,我可是很忙的?!彼就津v俊放下手中的酒杯,從鼻腔內哼出一聲。

                                              “葉氏不是快要破產的企業?!比~燦燦咬著牙反駁著,葉氏還有希望的,只要……只要有一點資金運轉的話。

                                              司徒騰俊只是冷笑了聲,沒有回答。

                                              葉燦燦的臉色一白,卻依舊執著問道:“有什么事情比我們兩家聯姻還要重要?!?/p>

                                              司徒騰俊嗤笑了聲,似乎在嘲諷葉燦燦的自信,他開口道:“很多事情,一千萬的合同或是一個女人,任何一個理由就足夠讓我不來這個婚禮現場?!?/p>

                                              話說到這里,葉燦燦也算是明白了,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這一次的婚姻只是一次單純的聯姻。

                                              也許,把這稱之為賣身比較好理解?葉燦燦的雙手緊握成拳。

                                              “既然如此,那么婚禮已經結束了,司徒總裁就繼續去忙吧?!比~燦燦轉身想離開,卻不料被人一拽,后仰著跌在沙發上。

                                              眼前一黑,古龍水的香氣充斥鼻尖,司徒騰俊的雙手撐在她臉頰兩側,將她禁錮其中。

                                              “既然一個人的婚禮結束了,那我們就來做些只有夫妻雙方都在才能做的事情吧?!彼就津v俊一手滑過她的臉龐,精致的妝容使得葉燦燦即使面色蒼白也依舊美麗。

                                              葉燦燦渾身一僵,危險的氣息將她全身都包裹住了,心臟跳得聽不到節拍,瞪大的眼睛緊盯著司徒騰俊,似乎他只要有一點動作就會竄起來一般。

                                              “你……你什么意思,你放開我?!比~燦燦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冷靜起來,但卻依舊是帶了一絲顫音。

                                              看著她警惕的模樣,司徒騰俊冷笑了聲:“葉燦燦,我可以認為你是在裝清高嗎?你可不要忘了,你只不過是一件用來維持你家公司不至于破產的道具?!?/p>

                                              這番話讓葉燦燦的臉色更加慘白,是啊,自己只不過是他花錢買來的一個女人罷了。

                                              “那也不是現在!”葉燦燦徒勞地掙扎著,卻絕望的發現自己的雙手只會被禁錮的更加牢固。

                                              薄唇將她反抗的語言盡數吞入肚中,大腦內的氧氣被他搜刮殆盡,只能發出一些無意義的嗚咽聲。

                                              眼角不知何時濕潤,葉燦燦已然放棄了掙扎,腦中的神智漸漸渙散。

                                              雙唇分開,司徒騰俊看到的是葉燦燦緊閉的眼睛,以及微紅的眼眶,不得不承認,葉燦燦是漂亮的,此時的她更是有一種凌虐后的美感,司徒騰俊心下一顫。

                                              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想要做給誰看?司徒騰俊冷笑,那些人命,那些過往,總要有人買單,而葉燦燦就會是買單人。

                                              甩開心中奇怪的情緒,司徒騰俊因為那個吻而急促的呼吸平穩了下來。

                                              “怎么停了?司徒總裁?”葉燦燦睜開眼,嘲諷的語氣帶著挑釁。

                                              “我們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玩?!弊詈笕齻€字被司徒騰俊一字一頓的說出,隨即在葉燦燦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轉身離開了休息室。

                                              休息室內只剩下了她一個人,葉燦燦依舊是躺在沙發上,雙眼失神地望著天花板。

                                              她該知道的,從她自己一個人踏上紅毯的那一瞬間,她就該明白,她再也不是那個葉千金。

                                              原本就通紅的眼眶處終于是落下了淚水,葉燦燦側過身子,身體蜷縮成了一個球狀,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有些許安全感。

                                              “女兒啊,騰俊他……來了沒?”休息室門外傳來了父親的聲音,但此時的她卻不想去理會。

                                              “女兒?”敲門聲沒有停止。

                                              葉燦燦從沙發上坐起身,高聲道:“司徒騰俊集團里有事,所以今天來不了了?!?/p>

                                              “哦,這樣啊?!鼻瞄T聲終于停止,葉喬文繼續道:“換好衣服快出來,我們還要去挨個客桌上敬酒?!?/p>

                                              “知道了,父親,你先過去吧?!比~燦燦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妝容已經花了,發絲略微凌亂著。

                                              門外的聲音停了一會兒,葉燦燦只聽到了一聲嘆氣,隨即腳步聲漸行漸遠。

                                              如果不是葉氏詭異的一夜間發生巨變,她也不會被父親無情的推向司徒家,更不會和司徒騰俊這個男人結婚。

                                              今天一整天的婚禮對于葉燦燦來說,都是疲憊的,女人一輩子最幸福的一天,葉燦燦卻過的無比痛苦。

                                              敬完酒后,她換上一身紅色的衣服,然后坐著婚車去了司徒家的別墅,在管家的引導下,她直接就鉆進了事先準備好的新房里。

                                              整個房間裝飾的非常好看,滿目的紅色。

                                              而此時的葉燦燦卻只覺得,這顏色看著像血,異常的扎眼。

                                              “叮鈴鈴——”

                                              手機短信的鈴聲伴隨著震動,將她從發呆中震醒,打開手機,上面顯示著“安陽”兩個字。

                                              點開短信,上面就短短的一行字“結婚快樂”。

                                              快樂嗎?葉燦燦看著空曠的房間,苦笑了聲,再次將手機的燈光按滅。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晚上了,而司徒騰俊一直都沒有回來,如果不是管家過來敲門讓她下樓吃晚餐,只怕她要睡到明天了。

                                              只是就算是到了樓下看到滿桌子的佳肴,她也還是一點胃口都沒有。

                                              “少夫人,多少吃點吧,是不是不和您胃口?”張管家在旁邊看著葉燦燦不動筷子,有些緊張。

                                              葉燦燦趕緊搖頭,“沒有,謝謝張管家,這些菜做的都很好,只是我不太有胃口?!?/p>

                                              張管家在司徒家幾十年了,自然知道怎么回事,說巧不巧,客廳的電視這個時候偏偏又播放出了關于司徒騰俊的新聞。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純愛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寵妻無度總裁太高冷或者回復書號3107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