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玄幻 > 武道之巔

                                              更新時間:2020-08-21 17:47:58

                                              武道之巔

                                              武道之巔 奕銘君 著

                                              連載中 亦銘白啟羅 虐戀情深小說 冤家小說 神仙妖精小說 搞笑小說

                                              《武道之巔》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亦銘白啟羅,由奕銘君最新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結。奕銘意外穿越到真武大陸,一片以武力決定地位高低的土地,他一反前主人懦弱不堪的形象,依靠自己在前世的能力和天生的體質強大起來,加入當地最熱門的烈焰宗,經過一番歷練,發現另一個與真武大陸同時存在的地方——靈域,同時自己卻莫名被追殺,最后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靈域圣女,因違反禁忌與真武大陸的人父親相愛而被囚禁,為了救出母親,他踏上了另一條與父親相似的道路,愛上了靈域現任圣女,在圣女的幫助下同時借住真武大陸的力量,跟靈域的貴族展開生死對決。

                                              精彩章節試讀:

                                              夏日炎炎,熱辣的太陽高懸天空,晴天里一望無云的藍天透射著純潔的氣息。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夏日,亦銘走在街上,試圖尋找一個歇腳的地方緩緩悶熱的感覺。

                                              此時,因為正是午后一二點最熱的時候,大街上并沒有多少人,車道上亦沒有多少車。倒像是一種靜謐的空城了。

                                              突然,這平和被一聲鳴長的喇叭聲打斷。

                                              “叭叭——”

                                              這聲音出現得突兀又急躁,完全透露出了車主人此刻內心的焦躁。

                                              亦銘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他的瞳孔在一瞬間收縮——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一個拿著雪糕的小男孩站在斑馬線上,而迎著他來的便是那發出喇叭聲的大卡車??ㄜ嚨乃俣群芸?,眼看就要撞上人了,但是距離那么短,就算踩了剎車也來不及避開了。

                                              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刻提到了嗓子眼。

                                              情況刻不容緩,來不及多加思考,亦銘下意識反應就沖了上去。他以一秒十米的速度沖了上去,雙手緊緊抱住那個小孩,隨后輕快的向旁邊一推。

                                              剎時間,‘砰’的一聲車身與肉身相撞的聲音。

                                              卡車司機嚇得腿都軟了,大白天的跑路也不可能,車停下后哆哆嗦嗦向車禍現場走去。

                                              然而,他的面前什么都沒有。沒有血肉模糊的場景,沒有身受重傷或者死亡的人,就連一絲血跡都沒有。只有最開始出現的那個小孩一臉驚慌呆滯的待在旁邊。

                                              那卡車司機與小孩兩兩想看,用力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干巴巴的笑了兩聲。

                                              他是出現幻覺了嗎?

                                              一定是的,肯定是他最近開車太累,出現了幻覺。

                                              而被司機當初幻覺的亦銘此刻卻出現在了另一個世界。

                                              亦銘清晰的感覺到從自己身上傳來的痛感,身體像是被什么碾過一樣。他還沒有睜開眼,只覺得頭暈腦脹,心想難道自己救一個小孩還把自己的命丟了?

                                              待他緩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不是在原來的世界了。

                                              眼前出現的是一片遼原,大片大片的青草大概有半個人高,風吹過蕩起微波,很是漂亮,但是再漂亮也掩飾不了陌生的感覺——他從沒見過的地方。

                                              他正準備站起身來,一陣刺痛侵襲進他的腦袋,讓他無力支撐再次倒了下來。

                                              紛繁的記憶涌入頭腦,一幀一幀,小孩時無知的片段以及成長后的經歷,全都像畫面一樣浮現在他腦海。記憶接受完之后,亦銘才無力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發出一聲微弱的嘆息。

                                              原來,這已經不是他所生活的地球了,而是另一個異世。

                                              而他這具身體的主人,名字也叫亦銘,是個鐵匠的兒子。原身從出生開始就只跟著父親生活在青云鎮,因為從小缺乏母愛,父親又不善言談,所以養成了極端的性格,喜歡惹是非,想借此吸引父親的注意力。一開始他的父親還會管教他,后來似乎對這個不知上進的兒子死心了,就不再管。而原身也就自暴自棄,成了一個終日無所事事的混子。

                                              這一次他會穿到他的身上,也是因為原身惹了事,被同鄉聯合教訓,卻不想在教訓的過程中下手重了,不小心弄死了人。幾個人慌亂的跑了,丟下亦銘一個人,然后就變成了現在的他。

                                              亦銘皺起了眉頭,現在發生的事已經超過了他二十幾年對世界的認知。

                                              亦銘原本是一個孤兒,在一次偶然機會下被一個打拳師傅收養,之后就跟著這個師傅打詠春拳。在他二十六歲的時候成為詠春拳里的能手,只不過在他成名很快他的師傅就離世了,亦銘又恢復了孤家寡人的狀態。

                                              亦銘沉思起來,他是應該尋找方法回到現代,還是留在這里開始新生活。

                                              很快,亦銘便想通了,他在現代也不過孤身一人,在這里卻還有一個父親,雖然父子關系不怎么樣,但是他知道原來亦銘的父親應該是很關系亦銘的。

                                              這樣想著,亦銘的心豁然開朗起來。他決定留在異世,成全亦銘的抱負,也滿足自己渴望親情的愿望。

                                              順著原身的記憶往回走,一路上亦銘捉摸著,既然決定了在這里生活,就要好好過,不僅要把自己的份活下來,還有原身的,要活得精彩。

                                              回到家中,亦銘的父親亦展在打鐵,看樣子是預備鑄造一把劍。

                                              亦展掃了一眼亦銘,看亦銘走路顛三倒四的,身上衣服也多有褶皺,灰塵滿布,垂下了眼眸。心里嘆道,他要怎么對這個兒子才好?

                                              亦銘卻破天荒的先跟他打了聲招呼,“爸,我回來了?!?/p>

                                              亦展停住動作,訝異片刻,才回過神吶吶答道,“回來就好?!?/p>

                                              父子兩都是沉默一行,難怪關系這么差。亦銘在心里搖搖頭,其實他能感覺到原身父親對兒子的關心,可惜方法沒用對,才導致兩個人越走越遠。身為孤兒的他其實很羨慕那些有父母的人的。原來的亦銘不珍惜,去而不代表他不珍惜。

                                              于是亦銘又說道,“那我先回房換衣服了,今晚我來做飯?!?/p>

                                              亦銘說完也沒理會亦展,若是他回頭便能發現亦展蒼老的臉上出現的動容。

                                              亦銘在家休養了幾天,這幾天他日日乖覺,也不外出惹事,還在家還處處幫助亦展。

                                              亦展雖然表面上什么都沒說,但是內心的觸動卻很大。因為平時和兒子的交流很少,他沒有發現自己的兒子已經換了一個芯子,只是覺得孩子長大了終于懂事了。

                                              亦展對亦銘的態度一日比一日和藹。他甚至在偷偷思考要不要讓亦銘開始修煉,畢竟亦銘有很好的天賦,以前不懂事不愿意他學會去禍害別人,但是現在不同了。他的兒子終于像個大人了。

                                              亦銘不知道亦展的心思,這幾日他一邊調養身體,另一邊則是在思考怎么幫原來亦銘的仇報。

                                              那些人害得亦銘死亡,不可能就這么輕易放過他們。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這日,天氣正好,亦銘的身體已經恢復差不多了。他先是在空地上活動了下身體,感覺自己這具身體的基礎體能還是很好的。

                                              亦展放下打鐵的工具,大汗淋漓的手在繡裙上抹了抹,因為陽光正對著他,他不得不瞇起眼睛問道,“亦銘你在干什么?”

                                              亦銘收回展開的動作,爽朗一笑,說道,“爸,今天我要出去一趟?!?/p>

                                              “出去小心一點,別惹是生非?!币嗾挂矝]有多疑,只是叮囑道,說罷,還掏出了一把金幣,“有什么喜歡的自己買下來,別省錢?!?/p>

                                              亦銘拿了錢緩緩邁步離開。

                                              這個地方很是荒涼,亦展的鐵匠鋪更是開在荒郊。亦銘向記憶中的鬧市走去,一路上見過半人高的草,幾乎與天齊平的樹,還有不知名的此起彼伏的蟲叫。雖然這些場景亦銘的記憶里都有,可是看和親身感受的場景還是不一樣。

                                              終于走到了鬧市,一聲驚呼喚回亦銘走神的神思。

                                              那聲驚呼便是攛掇他人教訓亦銘的男子,名字叫西諾靈,平日里也是個混混,還混出了些名頭,和亦銘相看兩厭。那天他們幾個人打死亦銘之后,驚慌失措不知如何竟然慌不擇路各自逃奔回家了,事后想想卻覺得后怕,再回去找去沒有發現亦銘的尸體,驚慌了好幾天,也不敢到處惹事,只在家附近轉悠,生怕有官差來抓人。

                                              過了幾天卻還是風平浪靜又辜負萌態,出來晃悠,卻遇見了出門的亦銘。

                                              心里又驚又喜,驚的是亦銘完好無損的出現,喜的也是亦銘出現那就證明他們沒有殺人了。

                                              西諾靈見人沒事,還一副悠哉表現,這幾天的擔憂又浮上心頭,心想亦銘故意害他整天提心吊膽,他今天見著了還要再教訓亦銘一場。這樣想著,臉上就做出一副兇惡的表情。

                                              亦銘看見人就知道他是那個殺人兇手了,真真是我是去找山山卻來找我。

                                              既然你主動送上門,難道我還會放過你?

                                              亦銘這樣想著,臉上卻面無表情,只是眼梢上翹,看去像是不屑又像是嘲諷。

                                              西諾靈見他這個表情,頓時火氣大冒,“臭小子,上次沒有揍夠你,今天又來找抽?”

                                              亦銘冷笑一聲,反問道,“是嗎?你就這么肯定可以打趴我?”

                                              西諾靈呸一聲,鼻孔朝天不可一世道,“看來你身上的皮又癢了,今天爺就教教你,叫你下次見著我就跪下?!?/p>

                                              “呵~”亦銘冷呵一聲,并不搭話,卻帶著西諾靈向角落走去。

                                              西諾靈果然上鉤,大步跟上亦銘,看著亦銘晃晃悠悠的頎長背影,怒氣中升,猛地向前撲上去,誓要揍得亦銘哭爹爹叫奶奶。

                                              然而他沒想到,亦銘像是后背長了眼睛一樣,一個側身就閃過了西諾靈的拳頭,反倒叫西諾靈跌落在地。又在西諾靈身體與地快要接觸的時候拉了西諾靈一把,他用了十分的力道,疼得西諾靈發出一聲鬼哭狼嚎。

                                              因為亦銘所會的詠春拳本事,這場打架完全變成了亦銘單方面的毆打。

                                              最后,亦銘坐在西諾靈背上,漫不經心的看著屁股底下痛哭流涕的西諾靈,慢悠悠的問道,“西諾靈,這感覺怎么樣???”

                                              “我……我不會放過你的?!蔽髦Z靈哆哆嗦嗦的呸道。

                                              亦銘拍拍他的臉,“正好,我也是這么想的。你給我記住了,今后我見一次打你一次,如果你識趣,最好別出現在我的眼前?!?/p>

                                              走前‘咯噠’一聲,輕松掰斷了西諾靈的胳膊,“這只胳膊可是留給你的禮物,記得好好照顧哦?!?/p>

                                              帶著非常欠揍的得意笑容,亦銘走出了小巷。

                                              亦銘又逛了會兒,發現沒什么樂趣之后就回家了。

                                              晚上,亦展終于把自己思索幾天的結論告訴了亦銘。亦展把當今世界六大宗門告訴亦銘之后,讓亦銘選擇,說要送他去修煉。

                                              亦銘選擇了烈焰宗,臨行前,亦展教他風雷棍,并給了他一份神秘地圖。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冤家小說
                                              3. 神仙妖精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武道之巔或者回復書號3117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