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都市 > 龍門強少

                                              更新時間:2020-08-21 17:47:56

                                              龍門強少

                                              龍門強少 佚名 著

                                              連載中 胡一鳴岳藝菡 宮斗小說 逆襲小說 民國小說 探險小說

                                              龍門強少中主要人物有胡一鳴岳藝菡,由佚名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胡一鳴作為上門女婿,低調十年,只等她一句話,亮出了霸主身份,以后我便是你的天!

                                              精彩章節試讀:

                                              昌河市,賈氏集團售樓處,主管辦公室外。

                                              售樓員胡一鳴來到這里,整理了下著裝后就推門進去。

                                              “之前跟你說了多少次?在進來前要敲門!連這么點記性都沒有么!”

                                              “老婆,夫妻間能不能別講這么多規矩?”早知道會被罵一通的胡一鳴苦笑了聲。

                                              一聽這話,業務主管岳藝菡兩眼一瞪,“噌!”地站了起來。

                                              “老婆?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婆?那你倒給我爭點氣??!我介紹你入職這三個月來,你總共賣出去幾套房!”

                                              “沒臉說是吧?那我替你說,零套!而且就連一個意向客戶都沒有!”

                                              “這三年你是不是在家待廢了?以現在樓市狀況就算是傻子過來,也比你強!”

                                              聽著自己老婆這一頓臭罵,胡一鳴連忙把門關上,最起碼這家丑不能外揚不是?

                                              “關什么門!你就算關上門也已經成了全公司的笑話了!”

                                              “當初嫁給你,真是我瞎了眼!”

                                              說著,岳藝菡心中一酸,有些委屈。

                                              二人是大學同學,而且岳藝菡當時還是?;?,追求者無數,可最后還是選擇嫁給了愛情。

                                              也就是現在的老公,胡一鳴。

                                              而胡一鳴當初的表現也沒有這么糟糕,畢業后就開始創業,奈何最后以失敗告終,從此便一蹶不振,在家做了整整三年的家庭煮夫。

                                              最后,岳藝菡的父母下了最后通牒,若胡一鳴達不到月薪過萬的水準,那就讓他凈身出戶!

                                              昌河不過二線居末城市,哪兒那么多月薪過萬的工作?

                                              于是,岳藝菡也只得拉下臉面,走了個后門將他招進了售樓處,做了一名售樓員。

                                              聽許久沒音,胡一鳴抬頭一看,在見岳藝菡那副委屈的樣子后心頭一軟,可卻也是滿臉的無奈。

                                              業績為零,真心不怪我??!

                                              這兒的經理就好像成心要和自己作對似的。

                                              只要是他找的客戶,明的暗的無論什么手段,也要挖走!

                                              在這售樓處內,胡一鳴根本就沒同事,有的,全都是敵人!

                                              可每當胡一鳴向岳藝菡反應這狀況時,鐵定還會遭到一頓臭罵!說自己不僅沒本事,還沒擔當!

                                              “老婆,我這次一定努力,再……”

                                              “努力?信你?我倒不如去信母豬會上樹!”

                                              岳藝菡恨其不爭地瞪了他一眼后,給他遞去一張記著兩個電話的紙條。

                                              “這兩個客戶我已經談好了,你只管聯系就行,不管怎么說,先保住飯碗?!?/p>

                                              “額……”

                                              胡一鳴一陣尷尬,接過紙條后又在岳藝菡的一頓臭罵中離開。

                                              剛一出門。

                                              之前極為安靜的售樓大廳頓時響起一片哄笑,一男售樓員連忙拿過一塊擦桌子的抹布,小跑著就給胡一鳴遞去。

                                              “胡哥,來來來,趕緊擦一下,可別再著涼了!”

                                              “真搞不懂你,人家岳主管也是拿年薪的人了,養你完全沒問題,你說你何苦再出來遭這份罪呢?”

                                              “安安生生在家當個小白臉不是挺好?繼續吃老婆,喝老婆的,別人說你是廢物你大可不去理會嘛!”

                                              “……”

                                              “滾!”

                                              一把推開那男售樓員,胡一鳴不想糾纏,盡管這小子平日里充當的就是經理眼線!沒少從自己受傷撬走客戶。

                                              “呦!還急了?那你倒是打我???來來!信不?只要你打一下,立馬就得滾蛋!”劉華一臉賤樣,還把臉主動湊了過去!

                                              對于這樣的挑釁,胡一鳴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只是滿臉不屑,轉身離開。

                                              “呸!廢物,真給我們男人丟臉!”

                                              待譏諷聲漸弱,每個人也開始各司其職后,胡一鳴才展開之前岳藝菡給他的紙條,可剛想打電話,一個大肚便便的中年便走了過來。

                                              這中年,就是這家售樓部的經理,李忠。

                                              “啪!”

                                              照著胡一鳴后腦勺就是一巴掌,李鐘大罵:“姓胡的,誰給你的權力讓你上班時間玩手機的?”

                                              “我是要給客戶打……”

                                              “打你妹啊打?怎么?說你兩句還不服氣,還敢犟嘴了?”

                                              “你看看別人,幾乎隔幾天就能賣出一套房,再看看你!哼,要不是看在你老婆的面上,早讓你滾蛋了!真當我們這里的基礎工資是白給的了是吧?”

                                              而后,李忠又看了看紙條上的那兩個電話,咧嘴哼笑了聲,又道:“姓胡的,我們也是有考核的,所以真要開除你的話也別怪我,不過在這之前,我愿再給你一次機會?!?/p>

                                              “明天。上午九點前,你只要能給我賣出一百套房,你就可以繼續留下,而且還可以升職,否則,哼,你就卷鋪蓋卷滾蛋好了?!?/p>

                                              一百套房!

                                              雖說廳內員工知道李忠一心要收拾胡一鳴,可卻也著實沒想到竟會這么狠!

                                              不到一天內賣掉一百套房,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房產行業內最大的銷售神話,也只不過是半月賣掉八十九套而已!

                                              議論聲接連響起,很快,岳藝菡也聞訊趕來,雖說明白這是李鐘故意刁難,但還是很勉強地笑臉相迎。

                                              官大一級壓死人,誰讓人家是上級呢。

                                              “李經理,您這未免太不實際了吧?您看這樣行么,我……”

                                              “什么都不用說了!”

                                              李鐘冷著臉打斷岳藝菡,根本就不留情面:“岳主管,當初就是因為你介紹來的這廢物,才讓我們這處售樓部,成了咱賈氏集團,乃至整個昌河市地產行業的笑柄!所以,你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到明天上午九點,倘若你這廢物老公賣不出去一百套,那連帶著你和他一起卷鋪蓋卷滾蛋!”

                                              “當然,這期間你可以幫他,不遺余力地幫他?!?/p>

                                              看著李鐘那一臉壞笑,胡一鳴有一瞬間想把他那張肥豬臉打開花的沖動,見岳藝菡腳下一個不穩趕忙上前扶住。

                                              “老婆,沒事吧?”

                                              岳藝菡至今都有些發懵,她畢業后就來到這里,打拼了三年才有了現在的位置,可轉眼間就要化為泡影?

                                              三年艱辛,付諸東流?

                                              而且一旦沒了工作,今后吃什么?喝什么?靠自己這廢物老公?

                                              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岳藝菡越想越氣,當即又狠扇了胡一鳴一記耳光!

                                              “啪!”

                                              一切,都是因為這不爭氣的廢物!

                                              “呦?藝菡,怎么了?又被你這廢物老公氣到了?”

                                              當看到從外走進來的青年時,胡一鳴臉色又沉了數分。

                                              這衣著華貴,連戴的墨鏡都價值上千的青年人,

                                              是賈氏集團的大少爺賈騰飛。

                                              在胡一鳴任職的這三個月來,曾無數次地看到這個人糾纏自己老婆!

                                              好在岳藝菡也頗有手段,每一次對他的糾纏,都能巧妙合理地躲過去。

                                              如今這家伙在這當口出現,胡一鳴感覺就有些不妙。

                                              “李經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兒?”賈騰飛陰陽怪氣地問著。

                                              “是,賈少?!?/p>

                                              李鐘當即把事情說了一遍,賈騰飛聽完也點了點頭,道了聲合情合理。

                                              “不過!”

                                              “我說李經理,不是我說你,你這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像藝菡這樣的大美女,要懂得憐香惜玉不是?”

                                              又裝模作樣的想了下后,賈騰飛道:“這樣吧,權當賣我個面子,先暫緩處理好了?!?/p>

                                              旋即,賈騰飛的目光便開始來回再岳藝菡那凹凸有致,極度性感的身材上打量著,目光也漸漸火熱起來。

                                              “不過,藝菡啊,機會還是需要你自己抓住的,這道理不用我多說你也應該明白?!?/p>

                                              “明天下午,你陪我吃個飯吧,談下副經理人選,另外天氣冷,記得多帶幾條各色***,去不去,可就全看你自己嘍?!?/p>

                                              聞罷,岳藝菡當即貝齒緊咬住嘴唇,對賈騰飛的意思,她是再清楚不過了。

                                              一旦去了,那,就只怕真要失了清白了。

                                              胡一鳴不傻,自然也聽出了言外之意。

                                              “你當老子不存在??!”

                                              其他事情他可以不計較,但是這事再忍他就不是個男人!

                                              胡一鳴正欲爆發,卻被岳藝菡忽地拉?。骸皦蛄?!”

                                              “胡一鳴,你還嫌給我惹的麻煩不夠多是么!”

                                              驕喝了聲,岳藝菡便捂著嘴小跑著離開,不僅顏面丟盡,還一時心亂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哼!”

                                              再瞥了眼胡一鳴后,賈騰飛咧嘴一笑,湊過去小聲道:“不妨明著告訴你,你老婆,本少看上了,而且還睡定了!”

                                              “像你這樣一個廢物,拿什么來跟我比?”

                                              “哈哈哈!”

                                              賈騰飛在一陣肆意大笑聲中離開,胡一鳴則緊低著頭,手指甲深陷入血肉中,流出絲絲血跡。

                                              此時此刻,尊嚴,被踐踏地已慘不忍睹。

                                              下班后。

                                              胡一鳴站在橋上,看著下方車流涌動,目光也漸漸變得陰冷下來。

                                              “三年了?!?/p>

                                              “我受再大委屈都可以忍,但誰若把主意打到藝菡身上,我定要親手,把他送下地獄!”

                                              話罷,胡一鳴的目光也陡然變得堅定,掏出手機,找出了一個數年都未用過的號碼,撥了出去。

                                              電話很快接通,一陣激動的聲音也從話筒中傳了出來。

                                              “小,小少爺!真,真是你么!你終于給我打電話了!你知不知道,我……”

                                              “華叔?!?/p>

                                              胡一鳴開口打斷電話那邊的人,沉聲道:“我現在遇到了些麻煩,可能……需要你的幫助?!?/p>

                                              猜你喜歡

                                              1. 宮斗小說
                                              2. 逆襲小說
                                              3. 民國小說
                                              4. 探險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

                                              回復龍門強少或者回復書號6231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