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現情 > 閃婚新妻:老婆馬甲又掉了

                                              更新時間:2020-10-12 15:48:11

                                              閃婚新妻:老婆馬甲又掉了

                                              閃婚新妻:老婆馬甲又掉了 肥嘟嘟左衛門 著

                                              連載中 夜汐墨宮璽 冶艷小說 推理小說 exo小說 煉丹小說

                                              高質量小說《閃婚新妻:老婆馬甲又掉了》是來自肥嘟嘟左衛門所編寫的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夜汐墨宮璽,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她,暗夜之王!卻因為另外一個模樣,被迫和一個男人結婚!行!結婚就結婚,你當姐怕了你不成,來……我們先約法三章!婚后,說好的約法三章,某人請不要動手動腳,你再動我剁了你的爪子!某人:敵不動,我先動,敵一動,我亂動!“滾!”

                                              精彩章節試讀:

                                              婚禮進行曲緩緩響起,在座的嘉賓都將目光看向穿著華麗婚紗的新娘,又疑惑為什么紅毯上只有新娘,怎么不見新郎的身影。

                                              夜汐墨渾身不然地提著裙擺走在紅毯上,她想著馬上就要為***,心里始終不能適應這個突如其來的身份。

                                              她很想要……逃婚!

                                              可這樣做了爺爺就會很難堪,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有請新郎?!?/p>

                                              “……”

                                              眾人看向那扇大門依舊紋絲不動,不見任何人從外邊進入,紛紛在下面交頭接耳的猜測著。

                                              一旁夜正華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他看向站在宣誓臺上孤零零的夜汐墨,拿過主持人手中的話筒,強顏歡笑道:“哈哈……宮璽臨時有事,大家先入席用餐吧?!?/p>

                                              語畢,他抬手拍了拍夜汐墨的肩膀:“汐墨,宮璽肯定是有事耽擱了,你別傷心,爺爺會讓宮璽給你個說法的?!?/p>

                                              聞言,夜汐墨面色平靜,搖了搖頭:“我沒事,爺爺?!?/p>

                                              其實新郎缺席。

                                              她還是隱隱地松了一口氣。

                                              夜汐墨看了看不遠處,正在和人交談的夜正華,心里其實很疑惑,夜家身為三大家族之一,怎么就需要走到聯姻這個地步!

                                              若不是爺爺苦苦哀求,她真的不想答應這場聯姻。

                                              ……

                                              夜晚降臨。

                                              “既然來了,何不大大方的進來?!?/p>

                                              寧靜的房間里靜默了幾秒。

                                              夜汐墨見被他發覺,也不再隱藏索性大大方方的走出來,不客氣走到吧臺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白蘭地。

                                              她輕輕嘗了一口,點評道:“嗯,不錯?!?/p>

                                              宮璽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不禁覺得有些意思,夜闖他宮璽的的專屬包間,非但不膽怯,反而還表現的隨意自在。

                                              要么就是這個女人不知他是誰?

                                              要么就是這個女人不怕死,故意來找他的。

                                              夜汐墨見他銳利的眸子一直注視著她,也猜到他在想什么,嘴角淺淺的勾了一下,下一秒就將手中的酒杯砸向他。

                                              宮璽快速的躲閃快,夜汐墨早料到緊接著給他來了個橫掃腿,他縱身一跳再次躲過,出擊抓住她的手臂想給她個過肩摔。

                                              夜汐墨雙手緊攥著他身上的浴袍讓他甩不掉自己,兩人就這樣在黑夜中交戰了幾個回合,誰也沒有搏斗出一個勝負。

                                              “你究竟是誰?”

                                              宮璽低沉的嗓音從她頭上響起。

                                              夜汐墨雙手***著他雙手的進攻,做出防御狀態,勾唇一笑:“今兒你在所有人面前讓我下不了臺,怎么這么快就忘記了?”

                                              他半瞇著眼瞼打量的看了她一眼,帶著不確信的口吻:“你是夜汐墨?”

                                              “正是本小姐?!?/p>

                                              語畢,她想趁其不備抬起腿想要直踢他的下部。

                                              宮璽往后彎了彎腰再次躲過,手快速的抓住她凌空的腿,往前一扯讓她成一字馬,他嘴角勾勒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所以你是來找我算賬的?”

                                              “是,也不是?!?/p>

                                              夜汐墨被他困于下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宮璽現在越來越覺得有意思,將她放開重新整理了下身上的浴袍,一米九的大高個俯視的看著她:“怎么說?!?/p>

                                              她自知斗不過他也不再動手,揉了揉手腕:“我要你娶我,我可以救你爺爺?!?/p>

                                              聞言,宮璽深邃的眸子閃過一抹別樣的光,質疑道:“我找了全國最好的醫療團隊都不見起色,你有什么本事?”

                                              在早之前他就調查過夜汐墨,她只不過才二十一歲的年紀,還是未畢業的大學生,乖巧聽話,直白點就是性感柔弱。

                                              她能有什么本事?

                                              就憑她大學里學的那些本領?

                                              “你可以質疑我,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爺爺的病光靠西醫是治不好的,只會加速他器官的衰竭加速死去,本來老人家新城代謝就慢,西醫負責用交大,病還沒有醫好,就先抵抗不住病毒死了?!?/p>

                                              宮璽沉默了幾秒,翕動著薄唇:“你自己也不是學西醫的?!?/p>

                                              夜汐墨莞爾一笑:“是,不過只有我可以治好你爺爺?!?/p>

                                              她靈動的眸子充滿自信,再加上她說的話,的確在宮老爺子身上應征了,他的器官的確衰竭的過快。

                                              “好,我同意?!?/p>

                                              宮璽將手中的煙蒂投擲進煙灰缸。

                                              夜汐墨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加深臉上的笑痕:“行,不過你還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你在今天的結婚典禮上讓我下不來臺,我要你三日后公眾向我求婚,不然……你就等著你爺爺慢慢病死?!?/p>

                                              她停頓片刻,再補充了一句:“以后,我想要離婚時,你必須答應我?!?/p>

                                              聞言,宮璽看著她的眼神充滿冷漠和探究。

                                              這是他第一次被人要求結婚離婚,并且對方還只是利用他。

                                              這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好?!?/p>

                                              “好,明天晚上我會來宮家找你?!?/p>

                                              話剛一說完,她就直接跳出了十八樓的窗戶,宮璽看著夜色里一個嬌小的身影系著保險栓熟練的降落。

                                              看來他的妻子在傳聞中是有誤差的。

                                              宮璽倒有些期待下次的見面,眉頭又轉而蹙成了淺淺的川字。

                                              猜你喜歡

                                              1. 冶艷小說
                                              2. 推理小說
                                              3. exo小說
                                              4. 煉丹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