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武俠 > 江山為聘俠女請留步

                                              更新時間:2020-12-31 09:46:59

                                              江山為聘俠女請留步

                                              江山為聘俠女請留步 李式微 著

                                              連載中 秋以桐梁嵐璋 輕松爽文小說 寶寶小說 exo小說 囚禁小說

                                              江山為聘俠女請留步中主要人物有秋以桐梁嵐璋,是李式微傾情著作的一部武俠小說,已上架網絡。全書主要講述她是江湖兒女,有著江湖兒女的柔情劍義,九年前的一襲錦袍,漫天大雪中的一股幽香,成為她尋尋覓覓的不可獲得;一段錯亂的姻緣,她別有目的的進入后宮,成為太子良娣,也找到了她一直所追尋的真相;她選對了皇帝,卻選錯了良人。記憶中的那個人曾說要在來生與她相愛一生一世,她亦愿意如此,哪怕是騙局。但世間又哪里來的完美騙局,有的,不過是一顆,愿不愿意去相信的心。

                                              精彩章節試讀:

                                              “碰!”

                                              將正在牽著馬閑逛的秋以桐嚇了一跳,轉身望去,只見一個身著深藍色布衣的男子沖破雕花木蘭,跌落下來。

                                              沒想到藍衣漢子的功夫不俗,在落地前用手一撐地,輕巧翻身,就穩穩的落在地上。

                                              等秋以桐走近,仔細一看,原來還是一位少年,很年輕,但是生的很是魁梧,襯托他那張臉更是年輕。

                                              藍衣少年站穩后,便指著樓上怒罵。

                                              “梁嵐璋!你用身份壓人,緋櫻與我相好,你就憑幾個臭錢,就想搶占緋櫻,是不是個男人!你買的了她的人,買不了她的心!”

                                              中氣十足。

                                              人群的議論聲瞬間提高,秋以桐聽到幾個聲音,原來這少年是五峰山的少主陳廣生,喜歡春麗苑的頭牌緋櫻。

                                              樓上的是五皇子景云王梁蘭章,第一次逛花樓便看上了緋櫻,用千兩黃金將緋櫻包了。陳廣生當然氣不過,竟然不顧對方王爺的身份,尋過來理論,三言兩語不和,便打了起來。

                                              秋以桐不屑的笑了笑,又是勾欄院里的故事,少年愛慕,***無義,王爺成了恩客,少年意氣,一言不合就動起手,也不顧對方的身份和動手的后果。

                                              “春麗苑”

                                              秋以桐細細咀嚼著這三個字,一別九年,這個地方還是這么惡心!

                                              不想再待下去,秋以桐調轉馬頭,打算離開,尋找今天落腳的地方。

                                              樓上的景云王梁嵐璋聽到叫罵,手拿酒壺,晃到殘破的欄桿前。灌了一口酒,含著酒露出一個醉態的笑,錦袍半褪,中衣的腰帶也被解下,一身散漫。臉色玉白,此時飲了酒,透著紅暈,很是女相。細長的眉與眼也透著絲秀氣,鼻梁細而高,殷紅唇上沾的酒,仿佛永遠都不會干……

                                              看到他這個樣子,秋以桐就生出一種近似憤怒的反感,便要走。

                                              可是又偏偏的,那梁嵐璋從樓上跳了下來,落地時仿佛沒站穩,搖晃晃地一個旋身,就這一系列動作間,他錦袍上的香味被風帶過來——

                                              秋以桐捕捉到了那股香味,如同發現獵物一般,閃電一般轉頭盯住他——難道,難道就是他!

                                              秋以桐永遠都不會忘記,九年前,剛滿十三歲的她從春麗院逃到鳳尾城南郊,在漫天大雪中艱難前行。

                                              幾乎覺得自己要被凍僵時,一輛迎面而來的華蓋馬車在她身邊停住,那個錦衣少年走下車,為她披上一件錦袍。

                                              錦袍上有一股香味,不同于秋以桐早已熟悉的脂粉香或是花香,它高貴溫暖、莊嚴肅穆……

                                              九年來,她追尋著這種香味而不得,卻在這完全想不到的時候,從這個浪蕩王爺身上聞到了!昌德帝的五皇子,景云王梁嵐璋,會是他嗎?

                                              她直盯著梁嵐璋,仿佛想從他身上,看透時光,看到九年前的他……

                                              梁嵐璋晃悠到陳廣生面前,皺著眉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笑著說:“看在你雖然生得五大三粗,其實年紀還小的份上,本王就不計較你打擾之罪。本王不敢說青樓之中沒有情種,但緋櫻絕對不是!你與其在這里浪費拳腳,倒不如想想怎么對付你老子……”然后便站直了八尺高的長身,斜著眼睛向北面街口看去,“黑色勁裝,頭系繡有五峰山紋樣的抹額,這是你們五峰山的打扮吧!來抓你了,有十個人……想被他們拿住嗎?——那還不快跑!”

                                              陳廣生本來也在看,正在心驚。

                                              “怎么又找來了!”

                                              聽到梁嵐璋提醒自己快跑,倒還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一邊指著梁嵐璋說:“緋櫻是我的!”一邊退著,從圍觀的人群里擠了出去。

                                              五峰山的人,轉眼間便到眼前,領頭人迅速將人分成三隊,指揮著要將陳廣生包抄。

                                              三隊黑色勁裝男子,轉瞬便如黑煙消失,圍觀人群不由得笑一陣嘆一陣,漸漸散去。

                                              秋以桐沒有動,雙目愣愣地盯著梁嵐璋。梁嵐璋發覺了這灼灼的目光,轉頭便看到背著一個卷軸,牽著匹黑毛油亮的駿馬,身著素布交領長衫,淡粉綾束腰,外披淡紫色直領重絹褙子披風的秋以桐。

                                              尋常女子哪會這樣盯著一個男子看,更何況他是個王爺,那些女孩子在他面前不是跪著,就是含胸低眉,一派溫順,眼前這一個,的確與眾不同!

                                              他想,這鳳尾城,果然是個好地方,剛來就遇見這么多趣事!

                                              他饒有趣味地打量著這個身姿挺拔如春日小樹一般的女子,帶著三分笑意,三分醉態以及六分疑惑走了過去,笑了笑。

                                              “為什么一直盯著本王看?瞧瞧你,一派天真,應該沒多大吧?桃花一樣的臉龐,櫻桃一樣的紅唇,眉眼之間又帶著些英氣,倒別具風味……是哪家姑娘?倒也可以給本王做個侍妾……”

                                              秋以桐已經看清楚了,梁嵐璋絕對不是當初的錦衣少年!

                                              九年前的錦衣少年不知為何蒙著臉,秋以桐只看到他的眉眼。那對眉眼,秋以桐永遠也不會忘——雙眉英挺不失溫柔,眼睛明亮,既含情脈脈,又似有暗流涌動,流露出不知從何外而來的憂傷與悲憫。

                                              當然,已經九年了,錦衣少年的樣子會變,但偏近于圓形的深邃眼睛,怎么也不可能變成梁嵐璋這樣偏于細長的單鳳眼。

                                              秋以桐身子微微后仰,躲過梁嵐璋虛撫過來的手問:“請問王爺的錦衣上,薰的是什么香?”

                                              梁嵐璋一皺眉,驚奇地笑笑,抬起手臂聞一下說:“這個……大約是明息香……”

                                              原來是這個名字……秋以桐在心底一笑,為更接近錦衣少年一步,也為梁嵐璋這樣的浪蕩王爺不是錦衣少年。

                                              “多謝王爺!”她笑著輕聲說,隨即轉身上馬,絕塵而去,留下一臉茫然的梁嵐璋。

                                              秋以桐的目的地,可不是鳳尾城的這個十字路口,而是城西的寒梅山。

                                              寒梅山原本叫西山,名字更改只因山上有個寒梅山莊,也便是寒梅劍派。寒梅劍派也是當今天下新崛起的五大派之首。

                                              寒梅劍派掌門名為梅若虛,是秋以桐的師傅蘭若華的同門師兄,而今天是他的五十大壽。

                                              梅若虛與蘭若華這對師兄妹,雖不至于交惡,但并不要好,關系一直是淡淡的。

                                              這種關系也是由二人的心性決定的——蘭若華性子恬淡,比之于功夫更愛醫術,練武也只為強身健體;梅若虛練武就是為了成為天下第一。

                                              兩人的師傅孟宏久離世后,他們師兄妹便分道揚鑣。

                                              梅若虛憑借鋒利的梅華寶劍,迅速在武林林中取得一席之地。三十年過去了,梅若虛一手創立的寒梅劍派雄霸一方,而蘭若華在丈夫去世后,除了給人診病,就是念經。

                                              兩人仍舊不和,但都顧及同門之誼,亦為了先師的在天之靈,保持著表面上的和睦。

                                              梅若虛想借壽宴之名,向武林展示寒梅劍派的實力,遍請武林豪杰。

                                              面子上,當然不能不請自己的同門師妹。

                                              既然武林皆知,蘭若華又接到了請柬,也不能裝作不知道,便寫了幅字叫人送去,當作壽禮。秋以桐因此帶了這幅字,途經鳳尾城往寒梅山去。

                                              在一個小鋪子里喝了一杯茶,秋以桐便又馬不停蹄直奔到寒梅山下。

                                              有寒梅派的紅衣弟子過來替秋以桐將馬牽到臨時搭的馬棚里,交與專門的人照料。秋以桐一看,山腳之下,早已有許多的馬匹車輛,人喧馬嘶,看這陣勢,寒梅山莊是下足了功夫。

                                              寒梅劍派的紅衣弟子上前抱拳。

                                              “敢問姑娘師承何派?”

                                              秋以桐還禮,“家師蘭華仙子,遣小女來為師伯賀壽?!?/p>

                                              蘭若華雖然不問江湖事,但江湖人因為孟宏久生前曾當過天下聞名的“信義王”的家臣,梅若虛又聞名江湖,所以也都知道她。又因為她的醫術有幾分精妙,便有了“蘭華仙子”的美稱。

                                              那紅衣弟子聽了,連忙道:“原來是師姐!小弟入門未久,所以不認得師姐,師姐勿怪!”

                                              秋以桐在心里冷笑,她一年也未必來一次,梅若虛也不認得她,何況是他!

                                              那弟子又道:“師姐一路辛苦,山路陡峭,何不在茶棚里喝一杯茶,略歇一歇腳,再行上山?!?/p>

                                              “也好?!鼻镆酝c點頭,往茶棚里坐了,便又有紅衣弟子奉上茶來。

                                              一盞茶功夫,便又有一隊人馬趕來。在山腳下停住,紛紛翻身下馬,同樣被紅衣弟子請到茶棚里來。

                                              秋以桐定睛一看,五個漢子,簇擁著一個身形高大的少年人過來,那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為爭***緋櫻與梁嵐璋大打出手的陳廣生。

                                              看來,他終究是被五峰山的人拿住了,“押”到這里代表五峰山給梅若虛賀壽。

                                              秋以桐見他一臉不耐煩,還要跟接待的紅衣弟子客套,便在心里暗暗發笑。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寶寶小說
                                              3. exo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