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都市 > 極品女神賴上我

                                              更新時間:2021-01-22 15:31:08

                                              極品女神賴上我

                                              極品女神賴上我 老虎 著

                                              連載中 劉名揚裴佳媛 明星同人小說 豪門世家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囚禁小說

                                              精選熱書《極品女神賴上我》由知名作者老虎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劉名揚裴佳媛,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那些年,他從社會底層,一步一步奮斗,走上巔峰;那些年,那些女人,一路跟著他,愛著他,無怨無悔;也讓他,經歷了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情仇……

                                              精彩章節試讀:

                                              臘月。

                                              清水市的冬天,十分寒冷,簡直滴水成冰。

                                              劉名揚裹了裹自己的破棉大衣,看著那總經理室的門牌,咬了咬牙,還是敲了敲門。

                                              里面就算是火坑,他都得跳。

                                              因為在慧園建筑的工地上,還有一群人,在眼巴巴的等著他。

                                              等著他拿錢回去,大家也好回家過年。

                                              已經是臘月二十了,按照慣例,他們早該回家過年了。

                                              可是他們卻無法回家。

                                              因為他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的工錢,都被那沒良心的包工頭,給卷跑了。

                                              這些人,家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就眼巴巴的等著這工錢,割肉買年貨,買過年的新衣服,甚至還得給孩子準備學費,拿不到工錢,他們,

                                              沒臉回家。

                                              帶大家出來的劉名揚咬了咬牙,暗自決定,得去找總公司負責人談談,一起商量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無論如何,也得把年過去不是。

                                              劉名揚心里清楚,這種事情,找那些部門領導,毛用都沒有,踢皮球就能夠把劉名揚踢死。要找就得找最高層。

                                              所以劉名揚直接趕到了總公司,悄悄來到了總經理室門前。

                                              這時候,房間里好像傳出來了答應的聲音,劉名揚收回了思緒,直接擰開了門,走進了辦公室。

                                              他擰開門把手,四處看了看,辦公室里,卻沒有人,不過他聽到旁邊的套間里,好像有動靜。

                                              他也沒有多想,直接就走了過去,伸手推開了套間的門。

                                              眼前的一幕,讓他一下子呆若木雞。

                                              一個女人,正在那里換衣服……

                                              劉名揚咕咚咽了口唾沫,手中一抖,不小心發出了聲音。

                                              女人反應過來,猛地抬頭,看到正站在門口的劉名揚,頓時尖叫一聲,一下蹲到地上,雙手捂住了自己關鍵所在,然后歇斯底里吼了一句:“誰?滾出去??!”

                                              “哦,立馬就滾?!眲⒚麚P楞了一下,很快就聽話的滾了出去。

                                              可是剛到了門口,又折返了回來。

                                              他的正事好像還沒辦呢!

                                              時間不大,女人穿好了衣服,從套間走了出來。

                                              當劉名揚看到女人時,控制不住的吞咽了口唾沫。

                                              絕色傾城??!

                                              一頭烏黑的秀發,自然垂到了肩膀上,得體的職業裝,把那嬌軀勾勒的曲線玲瓏,高挑的個子,纖細的腰肢,還有那張比明星還好看的臉蛋子……

                                              劉名揚在這清水市,也晃蕩了幾年了,可是這么漂亮的女人,他還是頭一次見。

                                              當女人看到劉名揚仍然站在房間里,站在那里狂吞唾沫時,她的柳眉一下子豎了起來,她盯著劉名揚,冷冷道:“滾!”

                                              劉名揚并不在意,反而嬉笑道:“我已經滾出去了,不過因為有正事,我又滾回來了?!?/p>

                                              女人警惕地盯著劉名揚,目光銳利,聲音愈加冰冷:“我再說最后一次,滾,出,去!”

                                              “哦?!?/p>

                                              劉名揚被對方那強大的氣場,給壓得一下子沒了脾氣,他真的轉身朝門口走去。

                                              “回來?!眲⒚麚P還沒有走到門口,就聽女人又喊了一句。

                                              劉名揚疑惑的轉過身,卻聽到女人冷冰冰的說道,“找個拖把,把你留下的腳印給我拖干凈再走?!?/p>

                                              劉名揚一聽,頓時被氣樂了,他看著女人說道:“大姐,我知道剛才那事兒,你覺得委屈,不過,我也不是故意的?!眲⒚麚P歪著腦袋想了想,找到了一個自以為很合適的解決辦法,“大姐,要不這樣,我也讓你看看我的,這樣你就不吃虧了,你看行不?”

                                              “你……”女人氣得臉都白了。

                                              劉名揚很和藹的說:“你是總經理的秘書吧?我告訴你,你和我啊,本質一球樣,都是伺候人的,所以你不要見人就吆三喝四的,那樣不好……”

                                              劉名揚的話還沒說完,女人卻咬牙切齒的開了口:“如果我是總經理呢?”

                                              劉名揚覺得自己一下子矮了半截。

                                              媽呀,這就是總經理裴佳媛??!

                                              自己剛才竟然……我的天,這真是……

                                              太幸福了。

                                              “還不滾,信不信我讓保安過來!”裴佳媛語氣冰冷。

                                              劉名揚看了裴佳媛一眼,真的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裴佳媛這才松了口氣,她都郁悶死了,今天身上來例假,把裙子弄臟了,在套間換個衣服,沒想到都能夠被人看到。

                                              她恨不得讓保安把這個人拉出去暴打一頓,可是她想了想又忍住了,算了吧,要是被人知到自己換衣服被人看見了,那還不羞死個人。

                                              裴佳媛剛喘過來氣,劉名揚竟然又回來了。

                                              裴佳媛的怒火蹭一下就竄了上來。

                                              狗皮膏藥??!

                                              看著一臉厭惡的裴佳媛,劉名揚趕緊指了指手里的拖把,笑著說道:“按照你的指示,來拖地的?!?/p>

                                              “你給我出去,這地我自己拖?!迸峒焰潞薏坏眠@廝立馬從眼前消失。

                                              劉名揚一本正經的說道:“怎么能讓你脫呢,還是讓我來脫吧?!?/p>

                                              裴佳媛雙手抱胸,冷冷的盯著劉名揚,一言不發。

                                              劉名揚一邊拖地,一邊說道,“裴總,我是慧園工程工地的一個小工頭,我來找你,無意看到你換衣服,哦不,我什么也沒看到,我找你是因為我們那里的大工頭,把錢卷走了,害得大家都拿不到工錢,現在我的老鄉都還在冰冷的工地上,無法回家過年,所以,想找你把這個問題解決一下?!?/p>

                                              裴佳媛盯著劉名揚,冷冷的說道:“工錢,我已經付給工頭了,他不給你們,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劉名揚一聽,聲音一下子大了起來:“裴總,話不能這么說,工頭卷錢跑了,這是我們工人的錯嗎,憑什么這錯誤,要讓我們工人全部承擔?我以為,公司應該追查那個工頭,在追回他卷走的錢之前,公司應該拿出一部分錢,讓工人回家過年,等找到那個工頭,錢再歸還公司都行?!?/p>

                                              “這只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想法,你們找到工頭,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找我沒用。所以,你可以走了?!迸峒焰抡f著,轉身走到了辦公桌后面,坐了下來。

                                              劉名揚的怒火,一下子竄了上來,他心里暗罵,為富不仁,就是說你這種人的,工人為你拼死拼活的干,你卻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想到這里,劉名揚冷冷一笑說道,“裴總,我今天是代表十二位老鄉,過來向你要錢的,你要是不給錢,那我就跟著你,你去哪我跟到哪,反正我也無法回家過年了?!?/p>

                                              劉名揚說完,走到了那雪白的沙發上,直接坐了下來。

                                              “誰允許你坐的,你給我起來?!迸峒焰驴粗鴾喩砼K兮兮的劉名揚,竟然直接坐到了那沙發上,她一下子火了。

                                              “你給我錢,我立馬起來,并且把地板拖干凈。你要是不給錢,哼!”劉名揚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你,你信不信我叫保安?!迸峒焰碌哪樕涞膰樔?。

                                              “別說保安,你就算把警察招來,我也不怕,拿不到工錢的農民工,本來就是弱勢群體,我相信,政府會給我一個公道的。裴總,給錢了,什么都好說,不給錢,你回家我跟你回家,你吃飯我跟著吃飯,你睡覺,哦,我不睡覺?!眲⒚麚P一副狗皮膏藥的樣子。

                                              “你回去,我調查一下,再給你結果?!?/p>

                                              裴佳媛被劉名揚搞的一陣頭大,她看著劉名揚退了一步說道。

                                              “不行,我一走,你就把這件事情忘了,所以,你不給我錢,我就跟定你了?!眲⒚麚P挪了個更舒服的姿勢,靠在了沙發上。

                                              裴佳媛分明看到,劉名揚剛剛坐過的地方,有著一個明顯的人形印記。

                                              黑色的。

                                              裴佳媛真想把劉名揚給踢出去,可是她知道劉名揚說的沒錯,現在拿不到工錢的民工,就是大爺,自己要是真把劉名揚惹急了,他在媒體上胡亂說上幾句,自己慧園建筑,可就臭名遠揚了。

                                              可是自己已經付過錢了,讓自己再付一遍錢,也沒有這道理??!

                                              和這個農民工在這里胡攪蠻纏,裴佳媛覺得實在沒價值。想到這里,她直接站起來,拎起自己的包,轉身朝門口走去。

                                              劉名揚趕緊站了起來,跟著裴佳媛,真的一步不離。

                                              裴佳媛就像是沒有看到他一樣,直接下樓,經過門口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劉名揚,又看著保安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們怎么值班的,怎么什么人都讓進公司?”

                                              兩名保安一聽,一下子明白了,他倆直接攔住了劉名揚:“你是干什么的,怎么溜進公司的?”看著走到了車子旁邊,伸手拉開車門上車的裴佳媛,劉名揚急得心都快蹦出來了。

                                              今天自己逮到裴佳媛,實屬幸運,這要是裴佳媛開車離開,自己以后還上哪里去找她。所以,他拼命躲開了兩個保安的糾纏,朝著裴佳媛的車子竄去。

                                              可是他還沒跑幾步,裴佳媛的車子,已經駛了出去。

                                              劉名揚一看,眼珠都快瞪出來了,好一招金蟬脫殼。

                                              哼,想跑?你跑不了。

                                              劉名揚跑到了大路上,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迅速跳了上去,把自己僅有的三百塊錢掏出來,拍到了儀表盤上:“師父,跟上那輛寶馬?!?/p>

                                              師父看了一眼儀表盤上的錢,二話不說,一腳油門,車子瘋狗一樣的竄了出去。

                                              寶馬緩緩停到了半島酒店門口。

                                              裴佳媛從車子里走了出來,徑直走進了酒店。

                                              劉名揚心里暗罵,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你不舍得給我們血汗錢,卻舍得來這里浪費。我今天就盯上你了,不給錢,你別想吃好飯。

                                              劉名揚下了出租車,尾隨裴佳媛,朝酒店走去。

                                              可是裴佳媛根本沒有去餐廳,她進了電梯,直接按了七層。

                                              這么晚了,她不回家,卻來酒店,她想干什么?

                                              難不成她今晚上,是要和哪個男人?

                                              想到這里,劉名揚對裴佳媛的印象,一下子壞到了極點。

                                              這個女人,不但為富不仁,并且還風流成性,很好,我今天就抓住你的把柄,到時候,我看你給不給我錢。

                                              想到這里,他也直接進了電梯,按了七層。

                                              劉名揚出了電梯的時候,正好看到裴佳媛進了708房間。

                                              當門關上的時候,劉名揚悄悄跟了過去,在708房間門口,他分明看到,兩雙鞋子,并排放在鞋架上。

                                              一雙男鞋,

                                              一雙女鞋。

                                              劉名揚朝房間啐了一口,心里暗罵,臭不要臉的,果然是出來找男人的。

                                              劉名揚剛想聽聽里面的動靜,卻聽到電梯響動,他趕忙躲到了洗手間。

                                              酒店服務員推著一輛送餐車,從電梯出來,來到了708房間的門口,叫開了門之后,他把酒菜送進了房間,然后轉身離開。

                                              劉名揚等了一會兒,確定沒人,這才從洗手間溜了出來,來到了708房間門口,剛想把耳朵貼到門縫上聽,可是那門,竟然直接被他推開了一條縫。

                                              原來剛才那個服務員疏忽,竟然沒有把門關上。

                                              劉名揚心里一樂,掏出了自己的山寨手機,然后掏出一只***,套到了頭上,這才悄悄擠了進去。

                                              雖然這手段,有些不道德,但是良心喪于困境,為了大家的工錢……

                                              劉名揚剛一進去,眼前的景象,讓他一下子愣在那里,目瞪口呆。

                                              一個粗壯的男人,正把裴佳媛壓到那大床上……

                                              猜你喜歡

                                              1. 明星同人小說
                                              2. 豪門世家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極品女神賴上我或者回復書號8454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