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星座小說網 > 都市 > 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

                                              更新時間:2021-03-23 08:51:44

                                              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

                                              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 紫色的楓葉 著

                                              連載中 陳楓藍瑜 種田小說 異世小說 修真小說 戀愛小說

                                              《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是紫色的楓葉最新完成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情節扣人心弦,過目不忘,題材新穎,值得一看。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小說試讀:年少輕狂,為了追求理想。豪情萬丈,為了締造輝煌。坐擁佳麗,之因不離不棄。攜手并進,誓言創造奇跡。天涯海角,相擁天長地久。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堅信跨過阻礙,有志縱天行。

                                              精彩章節試讀:

                                              2012年5月3日,距離高考還有三十四天。

                                              陽光傾泄在書桌上,講臺上的老師講的很是陶醉,在我的周圍全是埋頭苦讀的學生。而我卻在桌子上不知所措。無聊的讓我非常難受。老師還時不時的看我一眼,似乎班里多了我這個不學習的學生很是煞了她的風景。所以,她的眼神中有不解,有鄙視。

                                              “我說小瘋子,你別老動好不好?怎么?長廝子了???”說我的是我們班學習比較好的男生,挺陽光開朗的小孩,唯一的缺點就是太三八了,他叫馬言,外號馬小欠。

                                              我轉過頭看了看他,笑了笑,可算有人跟我說話了!“木事,待著沒事閑的,小屁孩,跟哥說說,講臺上那老師我怎么沒見過?”

                                              馬小欠白了我一眼:“你最近一個月有上學嗎?她是新來的,據說三十歲的人了,還沒有對象!”

                                              果然,他還是不改他三八的本性。我這么一句話他就上套,不是我缺德,勾引人家好學生,主要是我待的實在難受,不找點樂子怎么行。聽他這么一說,我也有些驚訝,怪不得這么大的火,原來是更年期,且饑渴…

                                              我們兩在這研究這個老處女,其實他挺漂亮的,主要是她戴那個眼鏡,打扮得有點土而以。我們兩一邊說一邊笑,完全把老師無視。

                                              “陳楓!你要不學就別影響其他同學!”

                                              我正樂呢,嚇我一小跳。話說她怎么知道我名字呢?我郁悶了,這么針對我,不過我大人有大量,不和饑渴的女人計較。

                                              所以我只是干笑了笑:“阿哈,老師…我肚子疼,可不可以去廁所?”老處女白了我一眼,然后給了我一個眼神。我一看,樂了,行了,沒我什么事了,閃人。這氣氛,實在受不了。

                                              我討厭上學,在初中的時候我就鬼混瞎玩,父母都是普通人,也不能啃老,況且我也不想啃老。到了高中之后,我就不怎么參與打架,不過也有,只是很少,畢竟都長大了。只是和哥幾個在外面租了個房子。瞎玩。

                                              從學校出來,看了一眼門衛,沒鳥他,我馬上就畢業了,就算你把帶到德育處也不能把我怎么樣不是?想到這我笑著從兜里拿出一顆煙點著,在門衛向我走來的時候我已經坐在出租車上駛離學校。我一看他們那表情就想笑,“哈哈,媽的!還想弄老子!”

                                              “小伙子,笑什么呢?”

                                              我看了眼司機,“哦,沒事,您開您的”司機挺郁悶的看了我一眼:“你還沒說你到哪呢!”

                                              我一聽,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哦,不好意思啊師傅,水運奧園?!?/p>

                                              車子開的很快,現在也不是什么上下班的時間,所以車輛很少,最主要的,還是我們這里的司機牛,技術一個比一個硬,當然,下場也是一個比一個慘…

                                              到了我們的臨時小窩點,上了樓,到了門口我停了下來。想了想,然后拿出鑰匙,輕輕的把門打開,客廳里沒有人,我呼了一口氣,還好?;厣戆验T關上,然后躡手鑷腳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喲呵!這不是我們陳大少嗎?怎么不回來上學?你這是干嘛呢?我還以為是賊呢!”李歡從屋里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戲虐的笑意。我這個郁悶:“你見過我這么帥的賊嗎?你才是賊!你們全家都是賊!”李歡攤了攤手,表示很無所謂?!瓣惔笊俨皇巧蠈W了嗎?回來干嘛?是誰早上說要考大學的?”

                                              “我書忘家了”“哦,咦?不對啊,咱們前幾天沒錢的時候不是把書賣了嘛!…”我心虛了,媽的,早知道就不回來去網吧了…

                                              “別瞎說!媽的!”

                                              這時候蕭航從房間里出來了,估計是玩電腦玩累了,出來透氣的??吹轿抑螅骸岸??小瘋子?你不是去上學了嗎?雜了?又逃課了?”

                                              他剛說完李歡就開始笑,笑得前仰后合??吹奈液苁怯魫??!拔腋嬖V你,我不是逃課,只是回來看看你們兩個***!”

                                              蕭航笑了笑:“恩,楓哥什么人物,你要高考嘛,以后考上大學好光宗耀祖!”

                                              李歡指著我說:“就他?你快得了吧!他肯定去看看有什么漂亮丫頭?!?/p>

                                              我指著他們兩:“我告訴你們兩個***!我這名聲都是你這么毀的!”

                                              “少他媽學六哥說話!”兩個人異口同聲。

                                              下午無事,根蕭航搶了會電腦,他還不讓我玩。他們兩個是我在高中非常好兄弟,一個戰壕里爬出來的好兄弟。我和李歡都是外地的,很早就認識,而蕭航則是他自己喜歡跟我們在一起住。而且還把自己家的電腦搬了過來。這一下午被他們鄙視了半天,直到晚上才讓我有補過的機會,給他們兩下樓買吃的。

                                              回來后我們三個就小喝了一下。感覺非常不錯。

                                              李歡從地上拿了顆煙,點著后吸了一口,然后把煙吐在我臉上。

                                              “***大瘋子,今天上學感覺如何?”

                                              我啃著雞爪子,喝了口酒:“媽的,是不是沒完了????老子不就上了半天學么,你數你們至于嗎?”

                                              “必需至于!你個***,早想啥來的,這都快高考了,怎么?你還想考大學?得了吧你!…”

                                              我撇了一眼插嘴的蕭航,沒鳥他。

                                              李歡嘆了口氣:“說的也是,畢業之后咱三雜辦?媽的,過的真快,這一晃,明天就四號了,再有一個月,咱就不知道在哪了…”

                                              我一聽,愣住了。突然間想起來一件事來。我嘴咬著雞爪子,很搞笑的姿勢,一動不動。

                                              蕭航笑了笑:“要我說,咱高考之后,你們就在這待倆月,不然,以后見面就不一定什么時候了,順便叫上鄧文新和小木?!?/p>

                                              我沒理他們,繼續想我的,而且,我也沒聽進去他們說的。

                                              李歡推了我一下:“我說,你這是雜了?”

                                              我轉過頭,看著他:“明天是蔡運的生日…”

                                              “你還看著她嗎?都一年了…”“就是,你怎么過不去這個坎?”

                                              我聽著他們說,陷入了沉思…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異世小說
                                              3. 修真小說
                                              4. 戀愛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或者回復書號8708 閱讀全文

                                              ×
                                              4444亚洲片